火热激情的家庭—–第五章

2016-07-22     收藏     申请删除

"操,妈妈!"小峰叹息道。"你的确喜欢吸吮我的鸡巴!"

小峰坐在厨房的饭桌旁,在他下楼前,他性疯狂的妈妈已经慌乱的为他装了盘熏肉、煎蛋、烤面包等事物,但是他却对它们一点没有兴趣。莹卿对她的早餐也根本不理睬。取而代之,她在贪婪的吸吮她儿子巨大硬挺的阴睫,她双眼紧闭跪在他做的椅子前,她被塞满的嘴不知羞耻的吞吐著。

"哦,妈妈!用力!用力吸吮,妈妈!"小峰收紧他的手指,抓进他妈妈长长的金发,当她饥渴的啧啧的吃食他抽动闪烁光泽的阴睫时,他低头几乎敬畏的盯看着她。

当莹卿热情的吞吐他巨大湿滑的阴睫时,她心想,我喜欢品尝我儿子的鸡巴。她喜欢小峰操她的阴户和那下面,并且她经常渴求他巨大的阴睫插入她肛门的那股压力。但是有时她想给予他一次她最喜欢的无休止的持续的口交。只是紧紧的吸裹着她儿子巨大的阴睫……只是吞咽他喷射出的所以精液。

小峰强大的阴睫变得更加硬挺,渗泄出更多的淫液在她的舌头上,并顶在她的口腔上堂有节奏的抽动。莹卿裹着他的阴睫发出喜悦的呜吟,感觉她吸吮的效果能够得到一股淫液作为她的酬劳。当她的头部对着他的胯部更加快速的振动,试图将他巨大的阴睫吞咽得更深时,莹卿巨大赤裸的乳房弹性的颤动。小峰发出一声持续的呻吟,并且紧紧的抓住他妈妈的头发,坐在椅子上不停的翻腾。莹卿紧紧的纂住他青筋暴露勃起的阴睫,快速而有力撸动她小儿子硬挺的肉柱,对着她疯狂吸吮的嘴唇迫切的滑动她的拳头。

"哦,妈妈,我要射了!"小峰呻吟道。"求你继续吸吮,妈妈!吸吮出我的精液!恩……是的……我要射在你的嘴里了!"

莹卿的面颜红红的,并且她吸吮阴睫的汩汩声变得非常响亮。她尽她所能用力的,急切的吸吮吸吮她儿子美味的家伙,她的舌头对着他肥大的龟头不停挑逗,并用她的唾液舔洗着它。她的拳头动作得模糊一片,在他粗壮的肉柱上撸动着,试图将他年轻睾丸内大量的精液撸挤出来。

"我要来了,妈妈!哦,操,真的要来了!"

阴睫狂的妈妈知道她必须做些事情,使得她儿子真的喷射出大量的粘稠之物。他摆动他的手掌到他的臀沟,将她的食指压紧紧的扣在小峰的屁眼上。当他妈妈的手指深深的蠕动进他的肛门里时,小峰发出一声窒息的喊音,她非常快速而有力的抽插他的肛门。同时她尽她所能的,用力的吸吮和撸动他的阴睫。

"我来了,妈妈!哦,靠……"

小峰浓热的精液喷出,使得他巨大阴睫在莹卿的嘴唇间颤抖突越。小峰的阴睫喷射出大量絮状的精液。他浓稠精液的急流喷涌进他饥渴的妈妈的喉咙里,立即给予她渴求着的满腹的精液。

赤裸的妈妈兴奋的继续吸吮和撸动她儿子喷射的阴睫,不顾一切的吞咽下他的每一滴精液。小峰在椅子上翻腾著,几乎为他妈妈非常热切的吸吮而痛苦。她仍然吸吮和撸动他粗壮的阴睫。最后,当她吞咽下他最后的精液时,随着一声高声满足的吞咽,她吐出它。

"我发誓,妈妈!"小峰兴奋说道。"我今天去学校,当我知道你性感的小穴

在家等着我时,我不知道怎么才能集中精神上课。"

莹卿只是吃吃一笑,随即给她儿子阴睫最后的一吻。这时,她给小峰时间狼吞虎咽下他的早餐,并且跑上楼换衣服。十五分钟之后他离开,仅仅过了几分钟他来到学校。莹卿早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玩弄她的小穴,反复的想像吸吮和套弄她儿子巨大的阴睫。她的思路回到永成。她意识到这有点奇怪,莹雪还没给她打电话。莹雪认真和永成谈论过吗?

莹卿思索着它。她想打电话,但是最后决定他应该去她妹妹那看看。到中午,她开车去往莹雪的住处。

"永成!"莹雪拒绝道。"哦,亲爱的,你不想再操我的阴户了,是不是?你今天已经操我四次了!哦,永成,求你……我必须上街……永成,操你妈的,今早你给我去上学!噢……哦,肯你……噢……"

永成半拖半拽将莹雪拉到客厅的地板上,他阿姨今天很麻烦穿上的几分衣服已经被撕掉。他们都赤裸著,当他逼压在她的身上,准备将他刚硬的阴睫狠猛的深深的插进她饱满的阴户时,他巨大的阴睫在硬挺的抽动。

"好吧,永成,你赢了!"莹雪说道,不停的喘息。赤裸的阿姨遗忘掉先前的不情愿,急切的四肢伸展仰躺在地板上。她扭摆她的臀部到一个便于做爱的位置,然后尽她所能宽的分开她的双腿,完全的暴露出她曲卷阴毛的肉穴,为她外甥巨大的阴睫插入做好准备。

永成立即移到她的双腿之间,将他肿胀的龟头顶在她多毛胶粘的阴户上。当赤裸的阿姨感觉到他硬挺的阴睫拥进她的阴户里时,她身体不禁带着强烈的舒爽颤抖,这是今天他第五次!莹雪心想永成的精力真是难以置信。他一次次的勃起,时间流逝。

"哦,永成,你的鸡巴感觉好巨大啊,宝贝!"

莹雪将她的脚踝同时高举,夹在他的后背上,她的手臂搂在他强健的肩膀上,紧紧的搂着他。性爱癫狂的阿姨开始快速而有力的不停挺动,她的臀部悬离在地板上,不停的重击著,她火热收紧的阴户套弄著永成的阴睫。

"恩……恩……恩……哦,天啊!好爽的做爱!我爱你的大鸡巴,永成!快,快狠狠的用力操我!恩……恩……恩……操我的阴户,宝贝!把我的骚穴他妈的操烂!"

永成巨大的阴睫残忍的插进她的阴户,直到他的阴睫连同他的睾丸埋进吮吸湿润的阴户。他压在她身上,给予莹雪更多空间,将她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他的后背上。这时,莹雪身悬的外甥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操弄她,就像她要求的那样,他充血肿胀的阴睫大起大落驱动在她火热湿湿的阴户之间。

"用力!"莹雪叫道,不知疲倦的挺动迎合他的冲刺,每次他巨大的阴睫完全插进她的阴户里时,她都不禁深深的喘息。"哦,永成,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宝贝,爱你他妈的大鸡巴!用力,快,情人,操我饱满的阴户!哦,永成,是的……你要使我来了!"

永成站起身,并且粗鲁的将她翻个身。当赤裸的黑发女人突然发觉自己俯在地板上时,发出长声尖叫。永成决不会浪费一次重击。他立即将他硬挺闪烁光泽的阴睫再次猛的插回进她的阴户,从身后比先前更加快速的操弄她的阴户,他巨大的阴睫更加深的,刺入进他兴奋阿姨多毛的淫液泛滥的阴户。

"玩弄我的屁眼!"莹雪叫道。"恩……哦,操,我喜欢它!把一根手指插进我的屁眼,肯你,但是,你的大粗鸡巴不要停下操弄我的骚穴!"

她将她的肩膀放落,并且宽宽的分开她的双腿,使得她紧俏圆润的臀颜分开,所以她的外甥能够看见她粉嫩的菊蕾。永成将他的手指戳进莹雪弹性的肛门,并随着他阴睫抽插她阴户的节奏,跟着开始抽动起来,给予他阿姨一直渴望鸡奸的特别爽感。他粗壮的阴睫感觉在她的阴户内变得越来越大,她多毛的肉唇撑涨到极限。当莹雪感觉她要高潮时,她的面部不禁扭曲。

"操我的阴户!操我的骚穴!"她呻吟道。"啊……操,我的阴户喜欢你的鸡巴!使劲操我,永成!哦,靠!哦,操,我要来了!"

当她的阴户爆发时,她的肛门淫秽的吸吮他的手指,宣泄出淫水在永成重击的阴睫上。永成继续疯狂的操弄她,引导莹雪通过她美妙的高潮极点。

最后,永成将他仍然硬挺的阴睫从她被蹂躏过的阴户抽出,随即他亲爱的阿姨立即知道他接下来要操她什么地方。

"你还想要阿姨的屁眼吗,是不是,永成?"她叫道。

"没问题,宝贝!"

"你把我的骚穴操得爽爽的,我会让你再操我的肛门!"

"但是,你先去取什么东西给我的屁眼润滑润滑,亲爱的!"

"你的家伙太大,不能插进我干燥的屁眼!"

永成起身,露齿而笑,小跑进厨房。他返回手里拿着首要的东西,一瓶菜油。莹雪呵呵的笑出声,期待着爬躺着,宽宽的分开她的臀颜,以展现出她火热刺痒的肛门,给兴奋年轻的小孩看。永成将他硬挺的阴睫和她弹力的肛门涂满了菜油,直到黛的肛门润滑得足够使他巨大的阴睫全部的插进她的门。

他骑在她的身上,将他肿胀的龟头顶在她紧小的肛门上。当莹雪感觉到她的肛门宽宽的撑开,接容他粗壮的阴睫进入时,她舒爽的喘息出声。

"啊……永成!"

"哦……对!是的,你真是一个好肛交手,宝贝!"

永成将他的阴睫稳定的插进他阿姨紧紧的肛门,莹雪可以不必再为他分开她的臀颜。兴奋的女人将她的手掌伸进她的身下,开始兴奋的揉搓起她湿湿的阴户,同时蠕动弓挺将她的屁眼套向他的阴睫。永成稳定的插进,他肿胀的阴睫一寸寸的滑进她等待着的紧紧的肛门。他的阴睫最后完全的没进在她的臀颜之间,两个睾丸也挤在她收缩的热热的涂满菜油的肛门上。莹雪非常快速的后挺,狂热的揉搓她抽动的阴户,她的肛门紧紧的套向她外甥的阴睫。

"操我的屁眼,永成!"她乞求道。

"快,宝贝,用那家伙用力戳我的屁眼!"

"全都插进来,情人,就是这样!"

"噢……靠!"

"哦……狗屎,好美啊!"

永成抽插他阿姨弹力收紧的肛门,每次的插入都是深入而有力。他巨大的阴睫稳固的重击她的肛门,并且欲望而有节奏,每次他的阴睫全部插进她紧紧蠕动的肛门,使莹雪泛红的臀部轻微摆动。

"使我高潮,永成!"

莹雪的手指野蛮的抽插她渴求的阴户,她的两根手指时而揉搓她的阴蒂,时而戳她湿粘的肉唇。

"操我的屁眼,宝贝,操我紧小的屁眼!"

"我的骚穴要来了,永成!"

"哦……靠,对!"

"我来了……"

当她的小穴喷泄出高潮时,她的肛门急剧的痉挛,吸吮青年的整个阴睫。当永成大量的精液从他的睾丸喷射出时,他身体不自主的战栗。

他的高潮在他阿姨兴奋的肛门里连续的爆发,浓浓的精液令人舒爽的射在她直肠弹力的嫩壁上。莹雪放纵的收缩她肛门的肌肉,包夹她外甥喷射精液的阴睫,帮助他喷射出每一滴精液。

莹卿站在屋外的矮树丛中,从客厅的窗户向里注视,她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毫不知羞耻的,尽力快速的揉搓她的阴户。她的眼楮紧紧的盯着永成巨大的阴睫。当她看见他从莹雪的肛门抽出它时,她不禁倒吸口凉气,它像铁一样坚硬,上面粘满了菜油和他自己渗泄出的淫液。

整个情节中最令人兴奋的场面被莹卿看到。她的儿子和她的妹妹一起赤裸的不停的做爱。

"我要去责骂她,"莹卿头旋的心想。

"我不能让我的妹妹和我的儿子做爱。"

"他的阴睫完全属于她自己。"

"它好大好漂亮!"

莹卿从窗户饥渴的盯看永成巨大的阴睫,她感到更加嫉妒和生气。等明天的,她对自己说。明天,她返回要给莹雪上她有生以来最恐吓的一课。

"恩……"

"恩……"

"恩……"

"噢……永成,好喜欢你的鸡巴……"

"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

第二天中午,莹雪再次手淫,想像着她外甥的阴睫。她今早好不容易使永成离开上学,现在她真希望她没有。她的阴户非常的湿润和兴奋,使得它难受不堪。她今天唯一做的事情是,设法使她自己穿上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条苍白色的裙子。其它的时间都疯狂的手淫中度过。

莹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当她的手指兴奋的抽插着她多毛粘滑的肉唇时,她茫然若失的盯看着墙壁。她的臀部挺离在垫子上,裙子束在她的腰迹,她苗条的双腿宽宽的分开,高高擡起。

"永成,"她呻吟道。

"操我,永成……"

"操阿姨的阴户……"

"哦,是哦,永成用这根大硬鸡巴操我的阴户,宝贝!"

就在她准备高潮的时候,门铃声将她打断。莹雪心骂,放下她的裙子,并且从沙发上滑下,希望她湿湿阴户的味道不要太浓烈,让她的客人察觉。莹雪隔着门眼向外一看,然后她感觉被一个深深发抖的恐惧做淹没。

莹雪从门眼看到了莹卿,当她想像著来客什么目的时,她的头脑眩晕起来,她尽力想没有给莹卿打电话的理由。最后,她耸耸肩,抓住门把手。莹雪心想她只能尽量去控制。

"恩……海,莹卿!"莹雪高兴的说道,她的嘴唇展开一个虚伪礼貌上的微笑。啊,我很高兴你的到来!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但是莹卿却只是对她怒目而视,莹雪感觉到她的恐惧更加强烈。尽管天很热,但是莹卿的身着很正式,一条长长的保守的裙子,一件宽松的上衣,将这位金发妈妈巨大的乳房很好的隐藏住。莹雪心想莹卿看起来很生气,怒气仍然挂在她的脸上。

"你不介意我进来吧?"莹卿冷冰冰的询问道。

"当然不!"莹雪将门打开,再次希望她阴户的味道不要太浓烈。"请进,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

莹卿只是什么也没有回答,打断她妹妹接连的话语,她走到沙发旁,拘谨的坐在它的边沿上,胁迫的看向莹雪。莹雪小心谨慎,尽她所能远离她的姐姐,坐在沙发的另一个坐位上。

"恩……我想你很奇怪我什么没给你打电话,"莹雪满怀希望说道。"你看,我害怕我……啊……我只是仍然没有勇气跟永成谈论那个,恩,你知道……他对你做得那件过分的事情。我意思是……我告诉我自己要去跟他谈论那个,但是我,你知道,我想我只是有点拖延它。"

莹卿露出一严酷的微笑。"当然了,因为你同他做爱!"

莹雪喘息口气,感觉她的脸颊红得透透的。

"你……你怎么……"

"我昨天在窗外全看到了,莹雪!"莹卿嘶声道。"我过来看你什么还没给我打电话,于是我用亲眼看到了愿意。你让我的儿子在地板上操你!我有生以来,还从没看过如此令人讨厌和淫秽的事情。我有一个非常不错的注意,就是把你抓去见警察!"

莹雪不顾一切呻吟道:"不,不要!不要这样!我……我可以向你解释。我……"

"你非常清楚,你她妈的根本没有解释!"莹卿打断她道,她的呻吟颤抖,就好象她几乎不能控制住她自己。"你和我的儿子做爱,我想你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吧,只有淫荡的妓女才做那事!我想永成今晚回家,你听到我说了吗?我想我的儿子今晚回家!"

莹雪长时间的沈思的看向她的姐姐。莹雪意识到莹卿不应该如此生气。莹雪仔细看莹卿的面颜,看见她姐姐的脸颊怎么红著,莹卿眼楮怎么散发着光芒,永成坐在沙发上怎么似乎坐立不安。

她也注意到她姐姐的乳头硬起。金发女人硬起的乳头在她保守的上衣和乳罩下显著的突出著,她的乳头像小圆石一样硬。莹卿将她的双腿交叉在她的长裙下,并且莹雪注意到她上面的那条腿迅速的上下动作著。莹雪知道当她的腿那样动作的时候,致使她那样的感觉在那,就在她的阴户里!

"是的,我看见你同他做爱!"莹卿继续道,莹雪注意到莹卿几乎像是兴奋的说道,并且带着声讨莹雪做的羞耻之事。"我看见你同他在地板上做爱。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好女孩,但是现在我看我的妹妹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淫秽堕落……"

"莹卿,"莹雪温柔的打断她说道。"为什么你的乳头像那样突出著?"

莹卿喘息口气,惊骇的盯看着她的妹妹。她的乳头顶着上衣更加硬的突出著,莹卿的腿移动的更加快速。并且莹雪立即意识到她的猜疑是正确的。莹卿兴奋了!这是为什么她如此的疯狂。她非常兴奋,她几乎不能安安静静坐着。莹雪想起她也是非常的兴奋。

"你知道,"莹雪温柔的说道,"当我们一起长大的时候!我过去很嫉妒你巨大的乳房。我意思是,我的也很大,但是却没你的大。你想知道什么事情,莹卿?我以前没告诉过你的事情吗?"莹卿只是坐在那,没有讲话,带着压抑的强烈欲望不停摇头。莹雪将她的手指轻轻的放在莹卿的大腿上。"我过去手淫时,常想着它们!"莹雪嘶声道。"有时我在浴室窥看你。你有一俱难以置信的身体,莹卿!你知道,这是永成疯狂想要操你的真正原因。他实在是忍无可忍。我也帮不了你!"

"住…住嘴!"莹卿唾沫飞溅道。"不要如此讲话……"

但是莹雪靠近她的姐姐,将她的话语打断,给予莹卿一淫荡的拥抱。她的双手滑向上,抓住莹卿巨大的乳房。当她的妹妹揉按她巨大的乳房时,莹卿发出声哼吟,她的手掌不停的挤揉按摩它们。

"住手!"莹卿呻吟道,身体带着强烈的欲望颤抖得更厉害。

"不……天啊,莹雪……你是我的妹妹!"

"我想看它们,莹卿!"

莹雪的信心增长,解开莹卿丰满胸前的纽扣,然后完全的撕扯开她的上衣,她姐姐从腰部向上赤裸著,除了她的乳罩。D杯罩的乳房像是一个甲胄,几乎不能兜住她巨大的乳房。莹雪解开前面的扣子,帮助莹卿脱掉乳罩,从它们紧紧的束缚中释放出巨大的乳房。

莹卿的乳头硬硬的,像弹性的橡皮头一样硬。莹雪托起莹卿巨大的乳房,几乎为它们的重量和弹性而敬畏。

"我想吸吮它们,姐姐!"莹雪呻吟道,然后将她的头部放落,用她的嘴唇紧紧的含住莹卿敏感胀硬的乳头其中的一个。

"不!"莹卿呻吟道。"不要这样!哦,不,求你停下!"

但是莹卿并没做出动作反抗她,莹雪知道她的姐姐像发骚的婊子一样兴奋。并且她也是。

莹雪急切的啧啧吃食莹卿的一个巨大的乳房,胀大深红色的乳头覆蓋层唾液,并留下轻微的牙齿印。莹雪转换乳房,吸吮她姐姐另一个更加硬的美味的乳头。莹卿在沙发上顺服的翻腾著,无法控制住她逐渐增长的强烈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