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

2018-08-12     收藏     申请删除

“求求您…开开门啊…求求…您..啊..呜..呜.。”

有人开门了,是一位年约四十岁的中年人,于是我上前捉住他的裤角,那中年人也被我的举动而吓了一跳,弹开了。

“求求您….帮帮我.。”

“王太!怎么是你呀?现在都半夜三更了!发生了什么事?”

“李老板,求求您,我被人赶出来了。”

“王太!发生了什么事?到屋子里说吧。”

进到屋了里,我马上跪在地上,不停的向他叩头。“李老板!您要帮帮我呀!呜..!”

李老板马上扶我起来坐下。“王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先生呢?”

“呜….呜…他..死….了…呜…!”

“王太!什么他死了?你别哭嘛!说给我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用手袖抹了我的眼泪后,用很哀伤的语气告诉李老板。

我先生他沉迷睹博,三个月前偷了老板的钱去赌,结果被老板赶了出来,回家后也没告诉我,还骗我说要和人合伙做生意,把家里的钱全拿走,后来钱用光了,还欠下赌债,结果债主临门又打又杀的,他受不起这个刺激,为了逃避现实而自杀了,现在我真的无家可归。

“唉…只能怪他好赌…王太你想我怎么帮你呢?”

“希望李老板,能借一副棺材,给我安葬我丈大。”

李老板听了后,皱了皱眉头,用很怪异的眼光望着我,最后还直瞪着我的胸部,我感觉上很羞,只有丈夫这样望着我的胸部,从来没有试过被人这样盯住,我马上害羞把头底下,手掌还流出汗。

李老板他也没出声,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怎样好?

李老板终于开口了。“除了你丈夫的身后事之外,你还有么打算?”

我告诉他只要我葬了丈夫后,便回去乡下住,不过盘缠还没有着落!

李老板终于和我开出了一个条件:“王太!我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这下可难倒我了,我现在无家可归又身无分文,我能给他什么好处呢?“李老板!我暂时没有钱,只是求您做做好心,帮帮我!可以吗?”

我们做棺材这一行是讲好处,觉对不能白做,这是行规!而且这一行很邪门,一旦亏本,还会交上霉运,会衰上好几年。

我听了后不停紧张发汗,这怎么辨好呢?难道要我丢下丈夫的尸体不管,自已跑回乡下,怎能这样呢?我越想越怕就越伤心,马上又跪在地上叩头。

“王太!你别这样呀!不是我不帮你,可是行规…哎..!你快起来呀。”

“这怎么辨呢?求求您想法子帮帮我吧,好人会有好报…求..呜..。”

“王太!起来先坐下,不是没有辨法的..不过…。”

李老板上前扶我起来,无意间他的手臂碰到我的乳房,我的心抖了一下,毕竟除了丈夫之外,没有第二个男人碰过,刚才又他又直瞪我乳房,开始我有点怕,可是我想要他帮忙,又不敢得罪他,唯有静观其变。

“李老板!是什么辨法?您快讲。”

我们这一行是讲好处和利益,行规上也没说明好处一定是钱,对吗?

“对呀!李老板我可以和您打工还债呀。”

“不!不!这样我不是没好处了吗?白白请了一个工人!”

“那怎么辨呢?李老板。”

“如果让你受一点点委屈呢?”

“什么委屈呢?李老板。”

“比如讲…好.像….这…。”

“什么委屈您快点讲出来?”

“这样吧!你在我这工作一个月,陪我过一夜,我不但会辨好你丈夫的后事,还给你在这里住,和给钱你回去乡下,你觉得如何?”

“工作多久是没问题,但..您..过一夜是.说..要…和我…。”

“对!要和我做…爱..。”

李老板终于把心意道明了,他刚才就一直瞪着我的胸部,我已经觉得很不妥了,可是现在我又没有别的辨法,我心想只要他辨好丈夫的后事,我便找机会溜,现在不妨答应他先,日后便随机应变。

“李老板!这可为难我了,我没试过和别的男人什么的。”

说完后我脸上已经很烫,我知道脸上一定很红了。

“王太!没关系吧!反正你已经是妇人了,而且我会很快完事,这样的安排我觉得很好,我不用破行规,你有容身之所,又解决你丈夫的后事,还可以有钱回乡下,你觉得怎样?”

我为了要找机会开溜,一定要拖他的时间,便假意告诉他:“李老板….这也是没有辨法中的辨法,我..就..答应..了,但我怎样都要尊重丈夫,要过了三七…才做那回事!您说您很快完事,到时您可别骗我。”

李老板心想这也算合理,通常的人要过了四十九或一百天,而她只要求那二十一天,也不算过分,也许有了感情会更好玩呢?

“对!这个当然啦…要尊重死者嘛!不过我这是做死人的生意,王太你可要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不过,你可以给我摸一下,就当是我得了一点好处,方便我明天去辨你丈夫的事?”

“那个委屈我都接受了,还有什么委屈我会怕呢?您..想..摸..那里..?”

“摸摸你的胸部…可以吗?”

“嗯…那好吧!我还没心理准备,只能让您在衣服外摸一下。”

“嗯…好啊!对了!王太!你的衣服呢?”

“我什么都不没有拿..怕债主..他们…。”

“我拿前妻的衣服给你穿着先,明天再和你去买新的,你随我来。”

李老板带我到他的房间,找衣服给我,这时候,我感觉自已很凄凉,嫁到一个没用的丈夫,还要半夜为他乞棺木,眼泪禁不住而流下了。

李老板回头拿衣服给我,见我流着眼泪,上前抱着我还用手抚摸我的头。这感觉太温暖了,好久没试过这种感觉了。

我抹干眼泪后,接过李老板手中的衣服,他还很细心的,除了衣服还有胸围和内裤,我倒是脸红了,因为这动作丈夫是从没做过的。我拿起胸围一直的看着。

“王太!怎么啦?嫌旧吗?干净的你放心。”

“不!这胸围的杯太小了。”

我脸红了起来,知道说错话了。

“是吗?明天和你买过新的!你暂时穿着先,冲了凉早点睡!我去给你烧水,天气冷了容易着凉,水烧好了我再来叫你。”

“您不是要…摸..我…吗..?”

李老板又望着我胸部,双手举起又放下。

“还是摸摸手算了!”

当他的手摸我在我手上的时候,这感觉真的太好了!好温馨啊。

李老板走出房间,他心想我讨好你,不过是等到那时候,玩起来才有乐趣,而他的脑海里还记着那句话:“这胸围的杯太小了。”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2

李老板离去后,我心里感觉好失落,也许是他的细心,使我对他有了好感,我独自一人倚在床边想,当我最落泊的时候,竟然会遇上他,不知道是喜呢还是忧?想到和李老板订下那个条件,心里上总有点害怕,和心痒痒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但又好像很刺激又兴奋!

“王太!水已经烧好,你可以出来洗澡了,我带你到后院的浴室。”

“我这就出来。”

我拿起李老板给我干净的衣服,便和他走去浴室。

“王太!不好意思,后院的热水器坏了,今天要委屈你。”

“李老板!您别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再说我还是您的工人。”

“王太!就别当是什么工人的,这也许是缘分吧。”

来到了后院的浴室,看了周围的环镜,倒是有点恐布,加上又是深夜,环境的陌生,使我有点害怕。

李老板从我脸上的表情知道我害怕,便留下来在浴室外面等我。我真的很欣赏他的细心和关怀,道了谢便走近浴室里。

走进浴室,我挂起干净的衣服,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当我脱胸围的时候,想起李老板前妻的小胸围,看看自已那丰满的乳房,相比之下心理上,添加几分信心和自豪。

把内裤一脱,怎么会那么湿呢?原来在房间的时候,想起那些刺激的条件,不知不觉中有了快感,这也难怪都已经太久没做了,唉….从今以后要守寡,也不用想了。

我用暖暖的水淋在身上,想起刚才还在门外乞棺木,现在有人半夜烧水给我冲凉,这一起一落的感受,自已也不敢相信会是真实。

当我用肥皂擦到乳房时,望着自已一对自豪的乳房,用手上的肥皂沫,慢慢的擦著,手指夹着乳头轻轻的擦,突然乳头硬了起来,越擦那乳球越涨,只有不用擦改成抚摸了。

我知道自已无意间勾起了欲火,也许是心中的难题解决了,又遇上一个细心的李老板,加上刚才脑里旋转的问题,碰巧月经又刚过,何况自已也太久没做的关系,勾起了欲火也难免了。

我尽量克制自已的冲动,可是我的双手不听使唤,另一只手不清洗小肚,还直接摸到阴户上,我内心虽然拚命的抗拒,可是手指已经触摸到阴毛,还不停的想寻找那颗小花蕾。

我呼吸加促,我极力抑压体内的欲火,想等回去房间后,躺在床上再舒服的弄,可是想起浴室外在等候的李老板,感觉他好像在看着,那刺激感再一次涌出,中指最后忍受不住,终于在阴唇上磨擦著阴蒂。

窗外好像有个影子闪过,心中一惊。现在已经半夜应该没有人了,难道那影子是李老板?

我应该感到惧怕,可是体内欲火焚烧,阴户上的手指不肯退缩,还利用肥皂沫的湿滑,向阴道的洞口伸进去,里面好烫好湿滑,其实我也知道不用肥皂沫,也已经够湿滑了。

我不敢望向窗口,但又抑压不了心中的快感,乳房还不停的涨,乳头其痒难当,只好把臀部,转过去视窗的方向,遮掩自已的丑态。谁知道细小的中指,不能满足阴户的需要,还添加内心的空虚感,这滋味好难受且好辛苦,唯有把外面的手指也一起插了进去。一只接一只的插进去,总算找回一点点的充实感。

想起丈夫那粗大的鸡巴,每一次都撞到里面的花心,现在我需要龟头磨擦花心上,给我那酸痒的快感,可是我现在只能用,自已那短小的手指,心里有多难受,止不到痒啊。

我只好利用臀部的迎顶,希望能顶到的花心,姆指快速挑逗阴蒂,另一只手指,用力紧夹着乳头,突然,感觉那快感即将要来,口中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头不停的摇摆,此刻,多么希望有一条粗壮的鸡巴,能塞满那阴道。

大腿的内侧开始酸软,阴道开始震抖,这是高潮来临的豫兆,我为这高潮做最后一次的冲刺,身上不知道是水还是汗,只知道嘴巴喊出:“我要。”

终于,山洪爆发了,子宫涌出一股阴精,向外宣布:我的高潮降临了。

我也不知何故?当我最兴奋,高潮降临的那一刻,我竟然把身体,把阴户转向视窗的方向,难道我心理上是想和李老板分享这一刻?

经过激烈的冲刺后,马上把身体冲洗干净,抹干身体上的水,穿起那小小的胸围,可是乳杯却装不了我的乳球,望一望那件白色的上衣,决定不穿了。

我走出浴室外,见李老板在喘着气,我自然的望向他的鸡巴,见裤裆外面有点水渍,心想是尿还是精?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见到我上衣透过体内的水汽,把一对丰满的乳房和乳头,完完整整的原形毕露,我马上用手遮掩,可是我为了把胸围还给李老板,翻开手中的衣服,把本来掩护的手张开了。

我知道李老板的眼睛,投射在我身上的双乳上,但我以拖慢的动作,把胸围还给他,我见到他裤裆中,升起了小帐篷,而我的乳头又发硬了。

我这拖慢的动作是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现在要我实行条件上的做爱,我会马上答应。

“这胸围太小了,我不合穿还给您。”

李老板伸手过来接那胸围,不知道是他有意还是无心,竟然把手摸在我乳峰上,这突然的动作,让我自然把身体一缩,脸上害羞,心里却后悔这一缩。

“王太!不好意思摸到你…果然很大。”

我假装镇定。“反正我早就说过给您摸一下,现在算是给了!”

我想起他偷窥我手淫的情景,马上又不敢望他,可是这一想,我下面又湿了,最后我决定等上床的时候,自已再手淫一次。

来到房间门外,李老板把我手中的旧衣服,拿去说帮我洗,我想拒绝他的好意,可是衣服已被他抢去!

“李老板!明天我需要做什么?”

“你明天就和我一起去接你丈夫的遗体,顺便我教你怎样化妆和为他穿寿衣。”

“谢谢您!李老板那明天见。”

“好!你明天中午起床也没关系,现有都快天亮了!你休息吧。”

“那明天见!”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3

回到房里心总是很乱,不知道李老板拿了我的衣服,真的拿去洗吗?想起他替我洗衣服,我倒过意不去,而且还要他洗我的乳罩和内裤,真羞。

有一点我倒真的很意外,看他都快四十多岁的人,想不到刚才他只是碰一碰我的乳房,下面就有了反应,今晚他可难受死了,他现在又没妻子,会去找谁要呢?

哎呀!刚才他抢著拿我的衣服去洗,会不会是拿去手淫当作发泻品呢?

里面还有我的乳罩和内裤,我的天啊。想起了乳罩,看了一看我的乳房,刚才李老板还一直看着,我身上那还未干透的上衣,乳房和乳头都让他清楚的看见,我真大意呀。

不过此刻我对自已的乳房有好感,它给我带来了自豪,我摸了一下乳房,那乳头还是硬硬的挺著,用手指轻轻的一按,哗!真的好硬啊。

想起李老板刚才和我开条件的时候,心里还骂他是个卑鄙小人,乘人之危。想不到在这一两小时里,我对李老板的看法是完全改变了。

李老板向我提出的条件,也许有他的难言之隐,这一行很讲避禁忌,我早也听有所闻,但他确实是帮了我,万一日后我真的开溜,不遵守诺言,让他白白交上三年的霉运,那我不是很无耻吗?

可是想到那时候,要和李老板上床,让他的鸡巴插进我的阴道,这好像在出卖肉体,我又没试过和第二个男人做过爱,难道真的给他插?

我越想越怕,我不想害李老板交上霉运,他是个好心且细心的男人,而且对我和丈夫也相当的尊重,本来他可以趁自已性欲高涨,向我提出条件的要求,他却为了尊重两个字,宁愿自已难受,也不侵犯我,要是他真的拿我的内衣裤去当泻欲品,也无所谓了。

我就这么躺着,手指还夹着乳头,我的手掌也没离开过自已胸部,还在乳房上抚摸著,难怪会觉得痒痒的,双腿移动一下,哇….真的湿了呀。

我把手伸进长裤,挑开了内裤一摸,真的好湿呀。平时我不会容易兴奋,而且刚刚自已又弄过,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是一个寡妇呀!我怎能这样呢?

“啊…!”

我很想抑压体内的欲火,可是越想抑压,那欲火就更旺盛,我的手虽然缩了回来,可是我两条腿不停的磨擦,还把身体转过去,让阴户朝下的磨擦著。

最后我还是忍受不了这欲火的煎熬,再一次伸把手下去,那里已经湿透,乳房压在床上,不但不能停上它的痒,还慢慢的发涨,使到我那敏感的乳头,更加的硬,还有一种痒到入心的感觉。

“唉…啊…没辨法..嗯…!”

终于,我下床检查视窗和周围的一切,还用椅子顶着房门,走回床边把衣服全脱了,把枕头放在床的中间,然后背朝天的躺下,将阴蒂对准枕头,两只手紧抓着乳房,利用臀部和腰的推动力,在枕头上打圈的磨。

我越磨心里越空虚,觉得阴道少了一根东西,虽然磨著阴蒂上有快感,即使把双腿紧闭,还是觉得阴道中间少了一样东西。

唯有把一只按在乳房的手,伸到下体从臀部,穿到前面的阴户上,把两边阴唇挑开,将手指插进阴道里,当插进的一刻,手指虽幼小,可是却足够让我叫了出来。

在整个手淫过程中,我没想过以前和丈夫做爱的情影,我只是幻想着李老板,嗅着我的乳罩和舔我的内裤,也许幻想的刺激,总比现实的还要刺激吧。

我的高潮终于降临了,我的阴户不停的在抽蓄.一股酸溜溜的感觉,从大腿的内侧,传到我的阴道,这感觉太妙了,我将其他两根手指,一拼插入阴道里面,双腿紧紧的夹着,姆指紧按著阴蒂不放,手和腿死都夹紧不放。

我喘着气….我漰溃了…..这次的高潮连续来了两次…我软了..呼..呼…。我也没力气穿回衣服,只有留在乳房上那五个手指印,陪我进入梦乡。

李老板果然拿着王太的乳罩和内裤,回到房里手淫,当他看到那乳杯,已经兴奋无比,马上掏出鸡巴,不停的套动!

原来李老板早已经对王太起了色心,在王太的丈夫临死前,他曾经找过李老板借钱,可是李老板却乘人之危,要他的太太(王太)陪他过一晚,王太的丈夫回到家后,始终没有勇气向太太提出,最后受不了打击便自杀了。

刚好王太又送上门,李老板见机不可失,于是假仁假义的帮王太,还借霉运这一回事,向她提出条件。

最后李老板改变主意,不急着要马上操她,而且要慢慢的玩弄她。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4

第二天,李老板带我一起去买些日用品。

来到门口的时候,李老板驾着一辆机车,我很害怕,因为我没坐过。

“王太!你别站着那,坐上来吧。”

“李老板,我没坐过机车,心里好怕呀!”

李老板见我害怕,于是扶我坐上去,叫我抱紧他就行了。在路上,我双手环抱着李老板的腰,而且还是紧紧贴身的抱着。我想李老板也有车,为何他不驾车呢?难道他想要我在后面抱着他?我越想越羞,昨晚我把乳罩还给了李老板,现在我里面是真空,他竟然会想到这样,来占我的便宜,算了,就当是我便宜他吧。

我把乳房紧紧的贴在李老板身上,随着车子的走动,我的乳头在没有乳罩的情形下,被磨擦到硬了起来。

我很享受这一刻,我乳房被磨擦,有酸痒的感觉,是一种快感。我的坐椅上,刚好有一条塑胶皮带,有意无意间,碰到我的阴蒂。

机车停在红灯的时候,我移动一下身体,掀起我的裙做遮掩,让那塑胶皮带,可以直接磨擦我的内裤和阴蒂。

机车开始走动了,这次我更加的出力,抱紧著李老板的腰,我把乳房贴得他更紧,车子在走,我的乳头也被磨擦得很舒服,阴蒂也在塑胶皮带上磨擦著,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淫荡?但这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从后面望着李老板,感觉他很有男人味,只可惜是在公路上,我不能真正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但我望着他的背影,足让我陶醉。

我一路上不停的享受,那乳房和阴蒂给我传来阵阵的快感,这滋味太刺激了,我在公路上,没在带乳罩,只利用一条裙子,遮掩我的下体,让阴蒂透过一件薄薄的内裤,在塑胶皮带上手淫。

我很快在这刺激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中泻了,在高潮来的一刹那,我把李老板的腰捉得很紧,幸好他的技术还可以,不至于把车子弄翻。

李老板回头望了我一眼,他看见我喘着气,脸红红的模样,我心虚的把头低下,不敢望他。

“王太!你没事吧?”

“李老板!我没事!只是紧张摆了!呼..!”我在想我为什么会恋得如此淫荡?

丈夫才刚死不久,我应该是很伤心才对,可是从昨天到现在,我整整泻了四次,我会对不起丈夫吗?

我安慰自已,我又没偷汉子,只是生理需要,遇上排卵,手淫正常呀。但我冲动的时刻,想的确是李老板,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终于我们来到街市,李老板带我买了好多东西,想不到他是一个非常细心的男人,卫生巾也给我买了,我丈夫是做不到的。

可是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条内裤,因为我身上那条内裤,已经湿透了。

最后,我们来到一间卖女人用品的店铺,李老板和我一起进去,我不好意思,可是他倒没什么的,还拿起乳罩问我这个款式好吗?店铺的人还以为我是他太太。

李老板拿了几个乳罩给我看,我一看奇怪,他怎会知道我佩带的尺码呢?

我想起昨晚,他拿走我的内衣物,他果然是拿去当发泻品,我一想到这件事,脸上即刻红了起来,马上拿起他挑给我脸乳罩,跑进去试衣间了。

挑了几件内衣物,李老板还挑了几件睡衣给我。

“王太!最近天气闷热,买这几件薄一点的睡衣好吗?”

我只有点点头,不敢望他,因为那几件睡衣太性感,而且透明的。

买好了一切物品,我们便起程回家。

回到家里,我发现我们的家,距离那街市不是很远,为什么我们去的时候,会那么远呢?

李老板果然是在占我的便宜。

我回到房间,马上换了那件湿透的内裤,我拿起性感的睡衣,终于忍不住,拿起来试穿,换上睡衣照镜子一看,实在是太性感了。

我从没穿过如此诱人的内衣,我的手很自然在身上摸了几下,让我明白这件睡衣的好处,原来它是有催情的作用,我差点又要弄一次了。

我想起要和李老板,赶去接我丈夫的遗体,于是马上穿了衣服出去。

走到大厅,见到有另外一个女人坐着。

“王太!这位是林太,她是我店的化妆师。”

那不就是和死人化妆的化妆师。

我向她点点头,林太走过来牵着我的手,用很温和的语气告诉我,她会尽量把我丈夫的妆化好。

我觉得她的人很随和,从她的眼神看出,她是一位很可蔼可亲的人。

“走吧!时间不是了,一边走一边谈吧!”

这回我不用坐机车了,不过是棺材车。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5

我和他们一起抵达傧仪馆,原来李老板已经命人,把我丈夫的遗体送了过来。

他们带我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间,那是给死人化妆和处理整容用的。终于,我可以再一次见到我丈夫,可是他却永远也见不到我了。

原本刚进来的心情还是好好的,可是一见到我丈夫的遗容,内心好惭愧,虽然我并没有碰过第二个男人,但是我在手淫的时候,想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想起我如此年轻就要守寡,自已的命真苦,我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而哭了。

林太见了马上过来扶着我,不停的一直安慰我,还叫我别想太多了,人已死要节哀顺便。

林太以为我是为了丈夫的死而哭,其实是我觉得自已命苦而泣,丈夫生前不但没有好好的照顾我,他临死还要我为他丐棺木,我为了他还要强逼和人做爱,想到自已的命这般的苦,怎能叫我不哭呢?

李老板过来安慰我,告诉我这间房间,只是租用一小时,动作要快点了。

“王太!你是他太太,就由你替他冲最后一次凉吧!”

我大吃一惊。“李老板!您说要我替他冲凉吗?”

“是啊!王太!冲了凉好上路嘛!这是规矩呀!”

“那好吧!我第一次听见死人要冲凉,我不会这规矩,好吧。”

李老板拖了一条水喉给我,和一些肥皂粉。

我开始脱我丈夫的衣服,我脸开始红起来了,因为我见到丈夫那条鸡巴,是曾经插我阴户的鸡巴,如今好像石头一样僵化了。

回想起以前,我第一次碰这条鸡巴,心里是多么的紧张,它曾经给我无比的兴奋,也让我欲仙欲死过,如今是最后一次触摸,心里那么的悲伤。

难道这就是人生?

当我用肥皂擦遍丈夫的尸体时,李老板过来教我怎样清洗,最后,我终于要清洗那条鸡巴,虽然是死尸,但在他面前拿着男性性器官,多不好意思!

李老板还告诉我,子孙根要洗得干净,将来的后代就会好。可是我丈夫没有后代呀?

我在李老板面前,用手把丈夫的龟头提了起来,然后用肥皂粉清洗罩丸,再洗阳具,我一边洗一边留泪,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回往日的鸡巴?

清洗完毕,李老板过来,拿了一根通管,便插进我丈夫的股洞,然后倒了一些水液进去,再用一粒东西塞上屁股洞,跟着在嘴巴上,也是一样做法。

我见到这个情景,想不到人死了,后庭也要被插,我好奇的问李老板。“为什么要倒这些水液进去呢?”

“那是防尸体的嗅和不会那么快腐烂!”

原来如此,那我的屁股,以后不是也会被人插,我很自然的摸了自已一下。

林太过来为我丈夫化妆,她很细心的教我,怎样上粉和要注意些什么?她不怕我日后会抢了她的饭碗,还叫李老板多照顾我。

在我最失意的时候,让我遇上两个好人,我开始怀疑,丈夫生前的八字,是否克住我?最后,我替丈夫换上一件寿衣,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更衣了。

李老板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他知道我没有亲人,还特地雇用了一些孝子回来,总算让我丈夫,不至于无子送终。

我见到李老板这样做,我实在很感激他。

林太一直在我身旁照顾我,有时候我真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工人呢?还是老板娘?

林太的人很不错,她家境也不是很富有,家里除了丈夫还有一个孩子。

我和李老板回到家里,钟点工人已经煮好了饭给我们,李老板交忘记交待他,我们会晚一点回来吃,结果那些饭菜已经凉了,他去把饭菜弄热,而叫我先去冲凉。

回到房间里,我很感激李老板对我的照顾,可算是无微不至。

由于忙了一整天,又到过傧仪馆,总感觉到身上有一种味道,我赶快拿着睡衣,跑去浴室冲凉了。

冲了凉之后回到房间,意无间见到那件性感的睡衣,想起李老板送给我的时候,眼睛还色迷迷的,我想了一想,觉得李老板也很可忴,太太早死又无子无女,如今孤独一人,而他对我也不错,难得他还很尊重我丈夫。

我拿起睡衣看了看,实在是大性感了,整件薄纱透明的,而我又是一名寡妇,怎好意思穿呢?最后,我还是不敢穿上那件性感睡衣,只穿了一件普通的衣服出去。

走到大厅见到李老板,他已经弄好了饭菜,可是我见了他的脸之后,总觉得自已心理上,好像欠他很多似的,于是急步的跑回房间,鼓起勇气穿上性感透明睡衣走了出去。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6

我一路走着,心跳不停的加促,我从未试过在男人面前,穿这样性感的睡衣,把里面乳罩和内裤,全都露了出来,而且今天买的内裤,全是蕾丝透明的,我一边走一边看到内裤上的阴毛。

以前我和丈夫做爱,我都要把灯熄了,才肯脱衣服,如今我觉得自已,变得很淫荡,是丈夫的死让我所改变,把我变成一只松脱的马,去放纵一切?

我听有人说过,年轻的女人当了寡妇,心理上会觉得,失去了很多东西,所以会出现一个过渡期,在这段过渡期内,寡妇很想寻回她所失去的东西,所以举动会有所改变,难道我现在属于过渡期内?是想找回我的性生活?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我是属于狼虎之间的关系吗?难怪我会如此的凶了。!

我带着紧张的心情走到了大厅,李老板见了我,把视线投在我身上,我马上用手遮掩我的阴户,免得他看到我下体的阴毛。

“王太!坐下来吃饭吧!饭菜弄好了!趁热吃。”

“谢谢李老板!我真不好意思,反而要老板服侍工人,惭愧。”

“王太!你别这样讲!我可没把你当成工人,我让你工作,是想你学到一技之长呀。”

“谢谢您李老板!我一定会用心学。”

“我吩咐林太细心的教你,她是一个很善良且乐意助人,她丈夫体弱多病,林太也很可忴,唉…。”

“李老板!林太不怕我会抢了她的饭碗吗?”

“不会!很少人愿意做这一行,而且林太她一个人,也赶不急交货呀!况且她又要照顾她的丈夫呢?”

“原来如此!林太也很可忴。”

“王太!你真打算以后回乡下生活吗?”

“我在此无亲无戚,又缴不起租金,没容身之所,想不回去也不行呀。”

“王太!你可以在我这里工作,又可以在这里住下呀。”

“李老板谢谢您的好意!迟点再决定吧。”

“王太!你会再嫁人吗?对不起!我随口问问。”

“李老板!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缘分吧!看上天安排了。”

“对了!李老板!您又为何不再娶太太呢?”

“王太!我们做这一行,很难娶到太太的,她们会怕嘛!听到我是卖棺材的,她们都退避三舍。”

“李老板!恕我多口间句,您太太是怎么死的?”

“王太!我不好意思讲。”

“为什么呢?我不会介意的,您讲呀!我很好奇。”

“王太!因为会谈到性那方面,所以不好意思讲。”

“李老板!我也是过来人了,而且还是妇人了,有什么会不好意思呢?”

“王太!那好吧!因为我的阳具不像一般普通人,很长而且又粗,我太太其实是跟人跑了,不是逝世!我不敢向人说我太太跟人跑了,而说她在外地遇难死了。”

“原来如此!难怪我见不到她的神位。!”

我听了后也大吃一惊,那我和李老板做爱的时候,不是会很痛吗?

“李老板!我只是好奇!因为我和您有一个条件,所以想问问您。”

“王太!你问吧!我会确实的回答你。”

“谢谢李老板!我想问您的…有多长啊?我有点怕呀。”

我问了之后,也觉得很羞,马上把头低下,不敢望着他。

“王太!我那里有八吋长。”

“什么李老板?八吋长?我没听错吧?”

“王太!你没听错是八吋长!因为这样所以我不敢再娶!”

“李老板!那您怎样处理生理呢?找妓女吗?”

这个问题可是我切身问题,我怕他有性病,不好意思我也要问。

(那个时候这里是没有安全套)

“王太!我那敢找妓女呢?而且嫖妓会被捉的!我是自已用手解决生理。”

我听了后,心总算定了下来,不过八咐长会有多长呢?我装得下吗?

“李老板!那我和您的那个条件,我不是会痛死吗?”

“王太!你别怕,到时你真的怕痛,我就不插进去算了,好吗?”

“那对您不公平,到时候再讲吧!我吃饱了。”

“王太!我也吃饱了,我来洗碗吧,你回去休息。”

“李老板!不好意思要您操劳,这碗我怎样都要洗的,让我来吧。”

“王太!那好吧!谢谢你了。”

我收舍了碗碟,便拿去厨房洗,李老板和我一起进去厨房,收舍东西。

我边洗著碗的时候,发现李老板一直在我后面,那他一定是在后面,看我身上那件透明的睡衣,那我的臀部不是全给他看了?

我心里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但我的动作却放慢了,是想让他多看一会呢?还是什么原因呢?我心里也很矛盾。

洗了碗之后,我转过身把碗拿给他,可是李老板的视线,却望在我的阴户上,我又没多余的手做掩护,也由他去看了。

我见李老板望了我的胸部,而我的胸罩也是半透明的,我和他的距离又很相近,他满脸通红,下体还起了一个帐篷,见他真的很难受,我真的很想帮他,可是又不知道怎样帮他好?

“对了!李老板我的衣服浸在浴室,明天我才洗。”

“王太!反正我也要洗衣服,我等一下冲凉,顺便一起洗。”

“那谢谢您了!对呀!我冲凉忘了换内衣裤。”

“没关系!王太等一会我到你的房间拿。”

“李老板不好意思嘛!要麻烦您走来走去的。”

我把手伸进睡衣内,在乳房上的前扣一松,把乳罩脱了下来,我那挺实的乳房和乳头,从透明的睡衣里,展露了出来。

我压不住内心的害羞,脸也红了起来,我不想李老板今晚难受,可能是我同情他的关系,所以这次当我便宜他吧。

我继续掀起我的睡裙,把手伸到我的玉腿,脱下那件窄小的内裤,当然我的阴户,也透过睡衣给李老板看到了。

我红著脸拿了内衣裤给李老板,而李老板却说:“王太!谢谢你。”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7

时间过得真快,我在棺材店里渡过了二十天,我每天都怀着一份又怕,又紧张的心情,等待第二十一天的来临。

今天,林太家里有事而不能上班,只有我和李老板一同去傧仪馆。

抵达傧仪馆,走到死人化妆间,里面放了一具尸体。我上前一看,是一位妙龄不过二十岁的少女,以我这几天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割脉自杀死的。

“王太!要开工了,林太不在,你知道怎样做吗?”

“李老板!我不是很会处理,林太只教我化妆,其他的都是她替我做。”

“王太!那好吧!等会你替她化妆,这里就由我来弄吧。”

我只好在一旁看着了。

李老板拖了一条水喉过来,然后向死者敬了一个礼。

为何李老板要敬礼呢?可能死者是自杀,李老板怕死者的鬼魂凶恶吧。

我也上前先敬个礼给死者。敬完礼后,老老板走上前,用清水洗了死者的脸后,然后用一条毛巾盖住死者的脸,接着伸手脱女死者的衣服,只见他一粒一粒钮扣的脱,一下子便把女死者的上衣脱了。

女死者上身剩下一个乳罩,李老板把乳罩上的扣一解,便把女死者的乳罩脱了下来,我见到女死者身上的乳峰,应该不会比我的小。

李老板的手,继续住女死者的下体,解开裙上的扣和拉炼,慢慢把裙子拉下,然后将女死者的内裤拉下,一个不是很多阴毛的阴户,在我们面前,展露了出来,是一个美少女的裸尸。

李老板在死者的身上,用洗皂清洗著,他的手在女死者身上,细心的擦著,两只手在乳房上轻轻的揉着,还用两根手指在乳头上擦,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虽然面对的是一具死尸,可是我很尴尬。

我一边在等老老板的使唤,可是他却没叫我帮忙,我在想为何他不叫我清洗呢?我是女性不会比较好吗?

我本来不想看,可是眼睛又不停的望过去,体内好像有一点刺激感,可是又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总是觉得怪怪的。

这一刻我开始兴奋了,终于明白李老板为何要在我面前,清洗这具女尸了。原来李老板是要让我兴奋,和教我如何处理女尸。

李老板的手伸到女死者的阴户上,用手指插进女死者的阴道内,还不停的挖著,我一边看就一边开始紧张,感觉我的阴道里面,有东西在撩动着,阴蒂好像有根手指,在挑逗它,在玩弄它。

我在这个冷气充足的停尸间里,竟然感觉到全身滚热的烫,我的阴户里的淫水,好像身体的汗,不停的流出来,淫水把我的内裤渗透了,紧身的内裤湿了,粘贴在我的阴户上,把我的阴毛全堆在阴蒂上,使我不舒服更难受。

我知道我的乳头挺硬了,还涨起来了,我现在的乳房上是又痒又涨,很想用手出力的抓压它,可是这动作大明显了,只能用手臂在衣外碰碰。

我内心是多么的讨厌那个乳罩,是越弄就越痒。我阴户的痒不停的增加,我已经把双腿紧紧的夹住,可是却不能停止阴道里的骚痒呀。

为何李老板要清洗这应久呢?难道您是故意要挑起我体内的欲火吗?您好绝,好残忍呀。

我已经很难受了,可是我又不舍得不看这活春宫呀。

何况还让我看到李老板裤内挺起的鸡巴。是我需要呢?还是担心李老板会奸尸呢?

我的两脚不肯走开,但我现在很需要一间房间去…….啊。

我唯有走上前,利用尸体上的床角,去磨擦我那痕痒的阴蒂。我的臀部不停的摇动着,把尸体的床,发出一些吱!吱!的声音。

我满脸通红,用眼角偷望李老板,原来他的手也伸到床下,套动着他的鸡巴。天啊!这是对死者的不敬呀。

正当我想尊敬死者,停止我的耻行的时候,李老板一手拿了一支通管,插进女死者的阴道里,把药液倒进尸体内。

那不是要倒进肛门的吗?李老板怎会插进阴道里面,还不停的在阴道抽插着呢?

这一幕打消了把我本来想停止的动作,现在我是更加的热和需要。

我停止不到淫水的涌出,加速的磨擦越加重痕痒的感觉,李老板的身体摇了,难到他也受不了?

我不是眼花吧,李老板竟然把拉炼拉下,掏出鸡巴在旁套动着?那他射精会不会射到我呢?

精子呀!精子!我现在是多么渴望触摸到精子。

李老板的举动,猜想他也快完事,我也知道自已的高潮,即将要来了,我大著胆子,掀起我的裙,伸手把内裤脱了下来,藏在裙子的口袋里,然后把手指插进阴道,不停的抽插,来填满我的需要。

美中不足的是我不能把叫床声喊出来。我的高潮果然很快就来了,而李老板经过一阵急促的喘气,应该也告宣泻。我不道他的精子,是否射到我的阴户?

我只可以肯定是,死者是(没眼看)。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8

我和李老板经过这一次荒唐的动作,大家都不好意思,装着没发生过这一回事,继续我们的工作。

可是我这一次的高潮,却不能满足我的欲念,晚上换了件性感的内衣,索性乳罩也不带了,在房间里希望李老板会走进来,可是,李老板一晚都没出现,难道他今天射了精,晚上回不到气,那我今晚怎么辨?

第二天,我一早到大厅等候李老板,今天是我最紧张的一天,我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去履行我的承诺?

李老板喜欢白天做爱,还是晚上做爱呢?李老板是要我自动去他的房间吗?

幸好李老板出来了,我马上低下头,心里卜通,卜通紧张的跳。

李老板却若无其事的,见到我说了一声早,便如往常一般吃了早餐,便和我去傧仪馆了。

难道李老板忘了今天是第二十一天?

正当我和李老板出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太哭着跑进来。

我见林太哭着,马上过去扶她一把,林太的双眼浮肿,想必整夜都没睡了。

李老板也上前安慰林太。“林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

“李老板!我先生…他..死…了…呜..呜…。”

“林太!你别伤心了,小心顾著自已的身体,你丈夫的后事,交待给我吧!我李老板一定把你丈夫的丧事,辨得风风光光。”

我心想李老板真是一个好人,我对他是更加的敬佩。

林太又再大哭了,还不停的喊说:“李老板!我丈夫他死得好奇怪,死状很惨呀。”

李老板感到莫名其妙的问:“林太!你丈夫到底是死得怎样怪法呢?”

“李老板!我丈夫他死了之后,眼睛和嘴巴怎样都不肯关上!呜..呜..。”

“林太!那你没用过我教你的方法吗?”

“李老板!我什么法子都用过了,他都不肯闭上呀!呜..呜..。”

“那我们一起去你的家看看吧。”

我们三人到了林太的家,我们见到林太丈夫的尸体,他眼睛和嘴巴真的没有闭上,我很好奇上前一看,觉得他真的很可忴,回头望一望,见到林太此刻的情景,想起和我当初一样,也不禁为她流下眼泪。

李老板看了后,不停的摇头还叹了一口气。林太很紧张问李老板,为什么会他丈夫会这样?

李老板脸上露出一般无奈的样子。

“林太!你丈夫被鬼差押走的时候,他一直不停的反抗,现在他不是不肯闭上嘴巴,只是他生前已经多病,死后又遭受毒打,现在恐怕想投胎都难!”

“李老板!那我丈夫会怎样?我应该怎样,可以帮到他呢?”

李老板又是摇摇头的叹气。

我在一旁看了,也为林太着急,忍不住也开口问。“李老板!您就帮帮林太,她怪可忴的,您不要再卖关子了,好吗?”

林太用感激的眼神,望了我一眼,跟着又求李老板了。

李老板很不耐烦的摆摆手。“林太!我那会不帮你呢?只是我不敢说出来,怕你会更伤心呀!”

“李老板!我代我丈夫求求您了,告诉我吧!求…您..了..呜..呜。”

“林太!你丈夫现在的鬼魂,恐怕也不会回魂了,他被打得重伤,就算他能去投胎,他的下一世也会是个白痴。”

林太听了马上大哭大喊,不停捉住李老板的手。“李老板!我可以帮我丈夫吗?超渡加上念经如何?”

“林太!那没用的,你丈夫的魂魄已不聚,所以没力气关上嘴巴,就算给他念什么经也没用。”

“李老板!我知道您也是一个道士,求求您帮我想想法子!求,,呜,。”

“林太!辨法不是没有,要是你丈夫的亲人,用嘴巴传给他四十九口阴阳气,他的魂魄就能聚合,那他就会闭上嘴巴和眼了。”

“李老板!我到那去找四十九的阴阳气给他呢?我身上最多是阴气,可是没有阳气呀?”

“林太!你不能算有,不错你是女性,但你怎样传给你丈夫呢?”

“李老板!我用嘴巴呀!不是吗?”

李老板摇摇头的说:“林太!你必须先吸了阴阳气,然后从你的嘴巴,再传过去给你丈夫的嘴里,不过你怎样拿你的阴气给他呢?”

“李老板!我用自已的嘴巴将阴气,传过去给我丈夫不行吗?”

“林太!不行呀!你嘴巴里的不是阴气,是二氧化碳。”

“李老板!我到那去找阴阳气?”

“林太!在这屋子里就有,只不过我和王太不是夫妻,而且要你..唉..。”

“李老板!您就教教我,救救我的丈夫吧,求您了,告诉我应该怎样做?”

我在一旁也为林太着急。

李老板鼓起一口气,终于都说了。“林太!我们两人的下体,就有阴气和阳气,你必须用口吸过去,然后再传给你丈夫的嘴里,你现在明白,我的难言之隐了。”

我听了后,不禁吓了一跳。

“李老板!您是说要我..用…口…吸..你的…..阳具,拿阳气?”

“林太!是的,我知道这很难为你,不过,只有这个方法,可以救你丈夫,再迟一点,我看这法子也没用了。”

林太脸上露出很无奈的表情,突然她把头望过来我这里。

我见林太的脸望过来我这边,不禁叫了一声:“哇..”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9

我的心好紧张,双手不停的发汗,我只有紧紧捉着我的裤,手中的汗也抹在长裤上了。

林太回过头望李老板,我的心才开始定了下来。“李老板!真的要我吸您的阳具,才能把阳气传给我丈夫吗?”

李老板点点头,然后走向林太的丈夫尸体旁。“林太你不信,可以问问他,他同意眼睛就会闭上,不过嘴巴却不能。”

李老板说了指一指林太的丈夫尸体。“什么?李老板您叫我问丈夫?”

“是的!林太你就在他耳边讲,看他是否同意我的说法?”

林太在没有辨法的情形下,也只好做了,反正没关系呀。我见林太真的在她丈夫耳边问他,突然怪事发生了,简直难以相信。尸体真的把眼睛闭上了。

我以为李老板是在乘人之危,原来是真的,那我不就惨了,哎呀。

林太惊喜若狂的忙道谢。

“林太!你也别太高兴,还有你夫的嘴巴呢?”

林太高兴了一阵,马上又把脸沉了下来。“李老板!那您会不会让我吸您身上的阳气呢?”

“林太!我为了帮你当然没问题,不过我的鸡巴难很挺起,怕阳气不足。”

“李老板!要鸡巴挺起才可以吗?”

“林太!是呀!鸡巴不挺起,那会有阳气呢?更何况我昨天又做了一次,我真的怕会挺不起呀!你有男朋友吗?”

“李老板!我怎会有男朋友呢?”

“林太!我见你丈夫病了好几年,他应该没能力做爱了,我以为你会有男朋友,替你解决生理上的需要。”

“李老板!您猜得没错,我丈夫真的很久没有和我做爱了,而我也没有到外面找男人。”

“林太!那你的生理上也是会需要呀?”

“我…都…是…自已..弄..。”林太说完后,整张脸都红透了。

我很佩服林太,想起自已当初的处境,更加的同情她。

“李老板!我真的没有男朋友,恐怕要.您..帮.忙.了,可以吗?”

“林太!那好吧!这也是没辨法之中的辨法了,希望我能帮到你吧。”

林太听李老板肯帮她的忙,脸上大喜的道:“谢谢您了李老板,现在开始了吗?”

“林太!阳气是有了,那阴气呢?你有亲戚还是朋友吗?”

“李老板!自从我丈夫得了重病,亲戚都疏远了,更何况是朋友呢?”

我听林太这样讲,和我当时的处境是一模一样,那种悲惨的遭遇,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很想帮林太,可是她要吸我下体,我怎能接受呢?

林太走过来用很凄惨的眼神望着我,而我却不敢望她,心里又开始抖著。“王太。你可以帮帮我丈夫吗?求求你。”

林太终于向我求救了,她脸上那两行眼泪,不就是我上次那两行吗?

“林太。我真的不敢答应你呀!我怕羞呀。”

林太不停的在我面前哭,捉着我发抖的手,向我苦苦的哀求。

我望了林太一眼,回想当时我处理丈夫的遗体,林太从旁一直照顾我,之后还教我一门手艺,让我有一技防身,最重要是她够大方,肯把她的饭碗,让了给我,我欠她这一个人情,能不还吗?

我心里很矛盾,心是很想帮林太,可是要让她吸我的阴户,实在太羞了。

“王太。求求你嘛,帮帮我丈夫好吗?呜…。”

“林太!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

王太见我犹豫了一下,很紧张的问:“王太!只是什么?您快说我的心很急,时间无多了!求你了。”

我见林太如此般的紧张,于是小声的说:“林太!我怕你吸我下面的时候,我会很冲动,那会很难受呀。”

“王太。这我也知道,我也是女人,不过求求你啦。”

这时候,李老板也走过来望了我一眼。

“哎呀!李老板怎么走过来了,我怎样和林太谈话呢?”

“你们两个女人商量得怎样啦?”

林太很无奈的向李老板摇摇头。

李老板走过来我身边小声的说:“王太!你就帮帮林太吧!我当你履行了承诺,如何?”

我真不知怎样回答李老板?

“李老板!王太要履行什么承诺给您呢?”

李老板问我可以告诉林太吗,我已经六神无主,只是随便点点头。

林太听李老板讲了后,便跑过来向我说:“王太!那你可不用怕了,你要是真的冲动要履行承诺,我可以为你保守秘密,你可以在我这里和李老板做爱,我不会怪你的。”

“那怎好意思呢?好像对你丈夫不敬,而且你这里又没有房间!”

“王太!是你帮了我丈夫,怎能说你对他不敬呢?没房间也不是问题,我又不是男人,而且又不会有人,敢在我家附近走过,你放心好了。”

“时间无多了,你们两个谈好了吗?迟了就来不及了!”

“怎样呢!王太!求求你!”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好硬著头皮点头答应了。

林太高兴叫了起来,我马上禁住她不让她叫。“李老板!我应该先取阳气,还是阴气先?”

“林太!你要注意一点,要我们两个人兴奋的时候吸才有效,你吸了后要马上传过去给你丈夫,知道吗?”

我听李老板一讲,吓了一跳。要兴奋的时候吸才有效。

我的天呀。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10

我听了之后,被李老板的话吓了一跳,要我兴奋的时候吸才会有效?

“李老板!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林太!我想你用条布,遮住你丈夫的脸,好吗?”

“李老板!好的。”

林太拿了一条布遮住她丈夫的脸后,还拿了纸和笔放在旁边,然后转身到李老板身边,林太的脸上泛起一片红霞,我感觉她心情十分的紧张和害羞。

“李老板可以开始了吗?”

“林太!开始吧!记住刚才我说的话。”

“李老板!我记住了!我做主动吗?”

“林太!我不知道鸡巴能挺起吗?这回可要看运气,我先把裤脱了。”

李老板脱裤的一幕,我心加促的跳动,可惜,他掏出的是一条软棉棉的鸡巴,林太的脸上本本是,害羞和兴奋的表情,现在她的脸却沉了下来。

李老板手提起软棉棉的鸡巴在叹气。我现在明白,昨晚李老板为何不来我的房间了。

“林太!我看真的要麻烦你了。”

“李老板!那..好..吧!不过我也太久没..弄..过这..玩意了..不知道我的手还管用吗?”

林太说完马上把头低下,把身体的背部,靠过去李老板身旁,然后用手摸向鸡巴上。她不停抚摸李老板的鸡巴,可是鸡巴却没有任何挺起的气息,这下林太可着急了,她的手指不停在龟头和罩丸上挑逗,可是鸡巴还是一样的软。

林太逼不得以把身体转过去,这回她和李老板是脸碰脸了,林太用手解开上衣的三粒钮扣,我看见到林太衣里,是穿了白色的乳罩。

林太把她的乳房,顶向李老板的胸口,手掌捉著龟头套动,另一只手捉著李老板的手,放进她的衣内。

“李老板!你摸吧,你们今天是来帮我的,我不会介意!胸围是前扣,您也可以把它脱掉。”

“王太!你可以过来,帮我把胸围脱掉吗?李老板他不会脱。”

我吓了一跳!要我脱女人身上的胸围,给我喜欢的男人去看去摸,天啊!最近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我自已都不敢相信。

我无可奈可的走上前,将手伸进林太的衣里面,把她乳房中间的扣子解了。

我解了林太的胸围之后,马上退开一旁,我发现林太的乳房,和我一样的铤而实,不过乳头有没有比我的美,我就不清楚了。

“林太!我可要摸你的乳房了,你真的不会介意吧?”

“嗯!李老板!你们是来帮我丈夫的,我很感激你们,反正我丈夫也同意了,您就摸吧!我不会介意。”

林太说完后,脸上流下了两行眼泪,是感激的眼泪,还是受委屈的眼泪呢?

当我解林太胸围的时候,我心里本来是很讨厌她,她好像在夺走我的男人,我心里的怨火,妒忌和愤怒,全涌向心头,现在却被她这两行眼泪,全部淋熄了。

我也曾经流过这两行眼泪,我比她幸运,我有二十一天的心理准备,而且不用面对两个人,可是林太她还要用嘴巴去,哎……她真可忴。

我不禁想起自已伤心的回忆,眼泪已经……。

“林太!对不起!我开始摸了!”李老板说。

“嗯…!”

李老板的手摸在林太的乳房上,还玩弄她身上的乳头,幸好,他的鸡巴挺起了,不过,不像他说的有八吋长呀。

林太见李老板的鸡巴挺起,马上蹲下把鸡巴含进嘴巴里,然后一口接一口的阳气,传过去给他的丈夫,林太也算聪明,她早在毛巾上开了一个洞,不至于会和死者的嘴巴接触,保持了视觉上的卫生。

林太终于把四十九口的阳气,传给了她死去的丈夫,虽然我觉得李老板的鸡巴,不是有八吋长,不过,他的持久力却很强。

林太低着头走过来我身边,我的心跳得很快,血液不停的加促流动,呼吸开始上忐不安,手掌也湿了。

“王太!委屈你了!我代我丈夫先谢谢你。”

林太抬起头,我见到她两眼浮肿,难道她是一边含李老板的鸡巴,一边在伤心的哭。林太她好可忴呀!换成是林太的丈夫,他会为了林太,受这样的委屈吗?林太真的很伟大。

“王太!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我本来是最怕听到这句话,好像要逼我上绞刑台,可是,我被林太所付出一切,有所感动。

我把身体放软,闭上那就快流出眼泪的眼睛,只是向林太点点头示意开始。我的身体会软下来,其实是我的心,在为林太流泪。

我感觉林太的手,正在解开我裤上的扣和拉炼,我马上把背部,转向李老板,我实在不敢,把整个阴户对着他,我多么后悔今天没穿裙呀。

林太终于把我的裤脱下,我下体仅有一条窄小的内裤。林太上身裸著,她的乳房压着我,好大好挺好实。

我羡慕林太有一对丰满乳房,心里是很想摸它,可是我却不敢摸。林太的手摸向我内裤的边,她想脱我的内裤呀。

我马上把林太的手挡住,可是我知道挡也没有用,只是….哎。“林太!我很怕很羞。”

“王太!你别羞别怕!我也和你一样脱了!我不可以让你一人受委屈。”

我睁眼一看,林太把她自已的裙子脱了,还把内裤一并脱下。林太为了顾着我的感受,居然也把她身上的内裤也脱了。

我也无话可说,把眼睛望着天花板上小声的说:“林太!你也…帮….我…把..内..裤..脱..了吧….。”

林太两只手,放在我大腿两旁,轻轻的一拉,蕾丝的内裤便滑下了。

我现在心情好紧张,我的下体是光脱脱的露了出来,我双手在空中,像似要捉住一些东西作支撑,可是我捉不到,我只能捉到的都是空气。

我的手却被林太捉住了,我好奇向她望了一眼。“王太!你要捉就捉我这里。”

林太把我的手,按在她乳房上,我的天啊。我的手竟然会捉另一个女人的乳房。这感觉是我永远难忘的,柔若无骨,铤而又实,轻力的抓,自已的皮在动,重力的抓,是自已的心在动,难怪我丈夫,以前总是一轻一重的抓。

我上衣身的钮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林太解开了?

林太把手伸进我衣内,她在探我乳罩的扣子,我的乳球被她碰得,像触电似,这感觉很奇妙,是一种想要却要不到的滋味!

我想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乳罩的扣,可是耳边却听到林太说:“王太!我帮你解开胸围,我也是女人,我会解。”

林太这句话太诱惑了,女人替我解乳罩。

心底里哼了一句:“啊…湿了…!”

林太解了我的乳罩后,两手一起摸在我乳房上,还将她的舌头舔上我的乳头,我受不起这个引诱,也把我摸在她乳房上的手,慢慢摸到她的下体。

原来林太下面也湿了。

突然间,林太的手摸到我阴户上,她知道我发水了,便马上蹲下,吸我的阴蒂和阴唇,这感觉让我太舒服了。

林太拨开我的阴唇,用嘴巴在我阴道上,用力的一吸,我打了一个颤震。林太一口一口的吸,中途她还把舌头,伸进我的阴道里,好痒,好舒服,这滋味是怎样,我也说不出。为何林太要用舌头挑逗我呢?

我已经忍受不住,我双腿和臀部不停的摆动,我的头却回头望着李老板,他的鸡巴还挺著,我发现这时候,他是最性感了。

林太最后拚命的吸,这太刺激了,我的头仰天呻吟著。

突然,后面有一根滚汤的火炬,在我臀部磨擦著,我知道是李老板的鸡巴。

我所期待的一刻,终于来临了,我不管什么矜持和羞,因为现在我需要。

我马上把身体转过去,下面用手捉著李老板的鸡巴,将那龟头在我阴蒂上打圈的磨著,我提起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另一只手用手指,拨开我两边的阴唇,把那支火炬引进,我那空虚的巢穴。

李老板鸡巴的插入,把我阴道里的水会逼了出来,那火烫烫的感觉和充实感,是我多日来的期待,今天终于插了进来。

李老板不停的抽插,可是这恣式不是很受用,他把我推在桌子上,从我后面一下一下的插著,我体内的淫水,不停的流出,高潮也接二连三的来,我知道我不能再来了,我双腿开始发软,幸好李老板也在这一次狂插中而泻了。

我和李老板完事后,我感觉到自已的丑态,正当我不好意思的时候,原来林太更不好意思,她见到丈夫的嘴巴,真的可以闭上,竟然开心到得意忘形,她把尸体上的鸡巴,塞进她的阴道里。

经过这一次和李老板做爱,总算把条件履行了,可是我却不是很开心,李老板和我做爱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视线,一直望着林太。

我不知道是否我多心,可是我心理上,总觉得他是在骗我,他没八吋长,为何他要这样说呢?

我也不知道他要骗我什么?我已经答应过他的条件,他又真的帮了我,那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呢?

三个月后,我有了一点钱,终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写了一张纸告诉李老板,我回乡下了,希望他会来乡下找我。

我不知道我的决定有错吗?

就这样我每天都在公路上等,盼望有一天能见到李老板,可是……..。!(完)

“求求您…开开门啊…求求…您..啊..呜..呜.。”

有人开门了,是一位年约四十岁的中年人,于是我上前捉住他的裤角,那中年人也被我的举动而吓了一跳,弹开了。

“求求您….帮帮我.。”

“王太!怎么是你呀?现在都半夜三更了!发生了什么事?”

“李老板,求求您,我被人赶出来了。”

“王太!发生了什么事?到屋子里说吧。”

进到屋了里,我马上跪在地上,不停的向他叩头。“李老板!您要帮帮我呀!呜..!”

李老板马上扶我起来坐下。“王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先生呢?”

“呜….呜…他..死….了…呜…!”

“王太!什么他死了?你别哭嘛!说给我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用手袖抹了我的眼泪后,用很哀伤的语气告诉李老板。

我先生他沉迷睹博,三个月前偷了老板的钱去赌,结果被老板赶了出来,回家后也没告诉我,还骗我说要和人合伙做生意,把家里的钱全拿走,后来钱用光了,还欠下赌债,结果债主临门又打又杀的,他受不起这个刺激,为了逃避现实而自杀了,现在我真的无家可归。

“唉…只能怪他好赌…王太你想我怎么帮你呢?”

“希望李老板,能借一副棺材,给我安葬我丈大。”

李老板听了后,皱了皱眉头,用很怪异的眼光望着我,最后还直瞪着我的胸部,我感觉上很羞,只有丈夫这样望着我的胸部,从来没有试过被人这样盯住,我马上害羞把头底下,手掌还流出汗。

李老板他也没出声,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怎样好?

李老板终于开口了。“除了你丈夫的身后事之外,你还有么打算?”

我告诉他只要我葬了丈夫后,便回去乡下住,不过盘缠还没有着落!

李老板终于和我开出了一个条件:“王太!我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这下可难倒我了,我现在无家可归又身无分文,我能给他什么好处呢?“李老板!我暂时没有钱,只是求您做做好心,帮帮我!可以吗?”

我们做棺材这一行是讲好处,觉对不能白做,这是行规!而且这一行很邪门,一旦亏本,还会交上霉运,会衰上好几年。

我听了后不停紧张发汗,这怎么辨好呢?难道要我丢下丈夫的尸体不管,自已跑回乡下,怎能这样呢?我越想越怕就越伤心,马上又跪在地上叩头。

“王太!你别这样呀!不是我不帮你,可是行规…哎..!你快起来呀。”

“这怎么辨呢?求求您想法子帮帮我吧,好人会有好报…求..呜..。”

“王太!起来先坐下,不是没有辨法的..不过…。”

李老板上前扶我起来,无意间他的手臂碰到我的乳房,我的心抖了一下,毕竟除了丈夫之外,没有第二个男人碰过,刚才又他又直瞪我乳房,开始我有点怕,可是我想要他帮忙,又不敢得罪他,唯有静观其变。

“李老板!是什么辨法?您快讲。”

我们这一行是讲好处和利益,行规上也没说明好处一定是钱,对吗?

“对呀!李老板我可以和您打工还债呀。”

“不!不!这样我不是没好处了吗?白白请了一个工人!”

“那怎么辨呢?李老板。”

“如果让你受一点点委屈呢?”

“什么委屈呢?李老板。”

“比如讲…好.像….这…。”

“什么委屈您快点讲出来?”

“这样吧!你在我这工作一个月,陪我过一夜,我不但会辨好你丈夫的后事,还给你在这里住,和给钱你回去乡下,你觉得如何?”

“工作多久是没问题,但..您..过一夜是.说..要…和我…。”

“对!要和我做…爱..。”

李老板终于把心意道明了,他刚才就一直瞪着我的胸部,我已经觉得很不妥了,可是现在我又没有别的辨法,我心想只要他辨好丈夫的后事,我便找机会溜,现在不妨答应他先,日后便随机应变。

“李老板!这可为难我了,我没试过和别的男人什么的。”

说完后我脸上已经很烫,我知道脸上一定很红了。

“王太!没关系吧!反正你已经是妇人了,而且我会很快完事,这样的安排我觉得很好,我不用破行规,你有容身之所,又解决你丈夫的后事,还可以有钱回乡下,你觉得怎样?”

我为了要找机会开溜,一定要拖他的时间,便假意告诉他:“李老板….这也是没有辨法中的辨法,我..就..答应..了,但我怎样都要尊重丈夫,要过了三七…才做那回事!您说您很快完事,到时您可别骗我。”

李老板心想这也算合理,通常的人要过了四十九或一百天,而她只要求那二十一天,也不算过分,也许有了感情会更好玩呢?

“对!这个当然啦…要尊重死者嘛!不过我这是做死人的生意,王太你可要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不过,你可以给我摸一下,就当是我得了一点好处,方便我明天去辨你丈夫的事?”

“那个委屈我都接受了,还有什么委屈我会怕呢?您..想..摸..那里..?”

“摸摸你的胸部…可以吗?”

“嗯…那好吧!我还没心理准备,只能让您在衣服外摸一下。”

“嗯…好啊!对了!王太!你的衣服呢?”

“我什么都不没有拿..怕债主..他们…。”

“我拿前妻的衣服给你穿着先,明天再和你去买新的,你随我来。”

李老板带我到他的房间,找衣服给我,这时候,我感觉自已很凄凉,嫁到一个没用的丈夫,还要半夜为他乞棺木,眼泪禁不住而流下了。

李老板回头拿衣服给我,见我流着眼泪,上前抱着我还用手抚摸我的头。这感觉太温暖了,好久没试过这种感觉了。

我抹干眼泪后,接过李老板手中的衣服,他还很细心的,除了衣服还有胸围和内裤,我倒是脸红了,因为这动作丈夫是从没做过的。我拿起胸围一直的看着。

“王太!怎么啦?嫌旧吗?干净的你放心。”

“不!这胸围的杯太小了。”

我脸红了起来,知道说错话了。

“是吗?明天和你买过新的!你暂时穿着先,冲了凉早点睡!我去给你烧水,天气冷了容易着凉,水烧好了我再来叫你。”

“您不是要…摸..我…吗..?”

李老板又望着我胸部,双手举起又放下。

“还是摸摸手算了!”

当他的手摸我在我手上的时候,这感觉真的太好了!好温馨啊。

李老板走出房间,他心想我讨好你,不过是等到那时候,玩起来才有乐趣,而他的脑海里还记着那句话:“这胸围的杯太小了。”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2

李老板离去后,我心里感觉好失落,也许是他的细心,使我对他有了好感,我独自一人倚在床边想,当我最落泊的时候,竟然会遇上他,不知道是喜呢还是忧?想到和李老板订下那个条件,心里上总有点害怕,和心痒痒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但又好像很刺激又兴奋!

“王太!水已经烧好,你可以出来洗澡了,我带你到后院的浴室。”

“我这就出来。”

我拿起李老板给我干净的衣服,便和他走去浴室。

“王太!不好意思,后院的热水器坏了,今天要委屈你。”

“李老板!您别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再说我还是您的工人。”

“王太!就别当是什么工人的,这也许是缘分吧。”

来到了后院的浴室,看了周围的环镜,倒是有点恐布,加上又是深夜,环境的陌生,使我有点害怕。

李老板从我脸上的表情知道我害怕,便留下来在浴室外面等我。我真的很欣赏他的细心和关怀,道了谢便走近浴室里。

走进浴室,我挂起干净的衣服,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当我脱胸围的时候,想起李老板前妻的小胸围,看看自已那丰满的乳房,相比之下心理上,添加几分信心和自豪。

把内裤一脱,怎么会那么湿呢?原来在房间的时候,想起那些刺激的条件,不知不觉中有了快感,这也难怪都已经太久没做了,唉….从今以后要守寡,也不用想了。

我用暖暖的水淋在身上,想起刚才还在门外乞棺木,现在有人半夜烧水给我冲凉,这一起一落的感受,自已也不敢相信会是真实。

当我用肥皂擦到乳房时,望着自已一对自豪的乳房,用手上的肥皂沫,慢慢的擦著,手指夹着乳头轻轻的擦,突然乳头硬了起来,越擦那乳球越涨,只有不用擦改成抚摸了。

我知道自已无意间勾起了欲火,也许是心中的难题解决了,又遇上一个细心的李老板,加上刚才脑里旋转的问题,碰巧月经又刚过,何况自已也太久没做的关系,勾起了欲火也难免了。

我尽量克制自已的冲动,可是我的双手不听使唤,另一只手不清洗小肚,还直接摸到阴户上,我内心虽然拚命的抗拒,可是手指已经触摸到阴毛,还不停的想寻找那颗小花蕾。

我呼吸加促,我极力抑压体内的欲火,想等回去房间后,躺在床上再舒服的弄,可是想起浴室外在等候的李老板,感觉他好像在看着,那刺激感再一次涌出,中指最后忍受不住,终于在阴唇上磨擦著阴蒂。

窗外好像有个影子闪过,心中一惊。现在已经半夜应该没有人了,难道那影子是李老板?

我应该感到惧怕,可是体内欲火焚烧,阴户上的手指不肯退缩,还利用肥皂沫的湿滑,向阴道的洞口伸进去,里面好烫好湿滑,其实我也知道不用肥皂沫,也已经够湿滑了。

我不敢望向窗口,但又抑压不了心中的快感,乳房还不停的涨,乳头其痒难当,只好把臀部,转过去视窗的方向,遮掩自已的丑态。谁知道细小的中指,不能满足阴户的需要,还添加内心的空虚感,这滋味好难受且好辛苦,唯有把外面的手指也一起插了进去。一只接一只的插进去,总算找回一点点的充实感。

想起丈夫那粗大的鸡巴,每一次都撞到里面的花心,现在我需要龟头磨擦花心上,给我那酸痒的快感,可是我现在只能用,自已那短小的手指,心里有多难受,止不到痒啊。

我只好利用臀部的迎顶,希望能顶到的花心,姆指快速挑逗阴蒂,另一只手指,用力紧夹着乳头,突然,感觉那快感即将要来,口中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头不停的摇摆,此刻,多么希望有一条粗壮的鸡巴,能塞满那阴道。

大腿的内侧开始酸软,阴道开始震抖,这是高潮来临的豫兆,我为这高潮做最后一次的冲刺,身上不知道是水还是汗,只知道嘴巴喊出:“我要。”

终于,山洪爆发了,子宫涌出一股阴精,向外宣布:我的高潮降临了。

我也不知何故?当我最兴奋,高潮降临的那一刻,我竟然把身体,把阴户转向视窗的方向,难道我心理上是想和李老板分享这一刻?

经过激烈的冲刺后,马上把身体冲洗干净,抹干身体上的水,穿起那小小的胸围,可是乳杯却装不了我的乳球,望一望那件白色的上衣,决定不穿了。

我走出浴室外,见李老板在喘着气,我自然的望向他的鸡巴,见裤裆外面有点水渍,心想是尿还是精?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见到我上衣透过体内的水汽,把一对丰满的乳房和乳头,完完整整的原形毕露,我马上用手遮掩,可是我为了把胸围还给李老板,翻开手中的衣服,把本来掩护的手张开了。

我知道李老板的眼睛,投射在我身上的双乳上,但我以拖慢的动作,把胸围还给他,我见到他裤裆中,升起了小帐篷,而我的乳头又发硬了。

我这拖慢的动作是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现在要我实行条件上的做爱,我会马上答应。

“这胸围太小了,我不合穿还给您。”

李老板伸手过来接那胸围,不知道是他有意还是无心,竟然把手摸在我乳峰上,这突然的动作,让我自然把身体一缩,脸上害羞,心里却后悔这一缩。

“王太!不好意思摸到你…果然很大。”

我假装镇定。“反正我早就说过给您摸一下,现在算是给了!”

我想起他偷窥我手淫的情景,马上又不敢望他,可是这一想,我下面又湿了,最后我决定等上床的时候,自已再手淫一次。

来到房间门外,李老板把我手中的旧衣服,拿去说帮我洗,我想拒绝他的好意,可是衣服已被他抢去!

“李老板!明天我需要做什么?”

“你明天就和我一起去接你丈夫的遗体,顺便我教你怎样化妆和为他穿寿衣。”

“谢谢您!李老板那明天见。”

“好!你明天中午起床也没关系,现有都快天亮了!你休息吧。”

“那明天见!”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3

回到房里心总是很乱,不知道李老板拿了我的衣服,真的拿去洗吗?想起他替我洗衣服,我倒过意不去,而且还要他洗我的乳罩和内裤,真羞。

有一点我倒真的很意外,看他都快四十多岁的人,想不到刚才他只是碰一碰我的乳房,下面就有了反应,今晚他可难受死了,他现在又没妻子,会去找谁要呢?

哎呀!刚才他抢著拿我的衣服去洗,会不会是拿去手淫当作发泻品呢?

里面还有我的乳罩和内裤,我的天啊。想起了乳罩,看了一看我的乳房,刚才李老板还一直看着,我身上那还未干透的上衣,乳房和乳头都让他清楚的看见,我真大意呀。

不过此刻我对自已的乳房有好感,它给我带来了自豪,我摸了一下乳房,那乳头还是硬硬的挺著,用手指轻轻的一按,哗!真的好硬啊。

想起李老板刚才和我开条件的时候,心里还骂他是个卑鄙小人,乘人之危。想不到在这一两小时里,我对李老板的看法是完全改变了。

李老板向我提出的条件,也许有他的难言之隐,这一行很讲避禁忌,我早也听有所闻,但他确实是帮了我,万一日后我真的开溜,不遵守诺言,让他白白交上三年的霉运,那我不是很无耻吗?

可是想到那时候,要和李老板上床,让他的鸡巴插进我的阴道,这好像在出卖肉体,我又没试过和第二个男人做过爱,难道真的给他插?

我越想越怕,我不想害李老板交上霉运,他是个好心且细心的男人,而且对我和丈夫也相当的尊重,本来他可以趁自已性欲高涨,向我提出条件的要求,他却为了尊重两个字,宁愿自已难受,也不侵犯我,要是他真的拿我的内衣裤去当泻欲品,也无所谓了。

我就这么躺着,手指还夹着乳头,我的手掌也没离开过自已胸部,还在乳房上抚摸著,难怪会觉得痒痒的,双腿移动一下,哇….真的湿了呀。

我把手伸进长裤,挑开了内裤一摸,真的好湿呀。平时我不会容易兴奋,而且刚刚自已又弄过,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是一个寡妇呀!我怎能这样呢?

“啊…!”

我很想抑压体内的欲火,可是越想抑压,那欲火就更旺盛,我的手虽然缩了回来,可是我两条腿不停的磨擦,还把身体转过去,让阴户朝下的磨擦著。

最后我还是忍受不了这欲火的煎熬,再一次伸把手下去,那里已经湿透,乳房压在床上,不但不能停上它的痒,还慢慢的发涨,使到我那敏感的乳头,更加的硬,还有一种痒到入心的感觉。

“唉…啊…没辨法..嗯…!”

终于,我下床检查视窗和周围的一切,还用椅子顶着房门,走回床边把衣服全脱了,把枕头放在床的中间,然后背朝天的躺下,将阴蒂对准枕头,两只手紧抓着乳房,利用臀部和腰的推动力,在枕头上打圈的磨。

我越磨心里越空虚,觉得阴道少了一根东西,虽然磨著阴蒂上有快感,即使把双腿紧闭,还是觉得阴道中间少了一样东西。

唯有把一只按在乳房的手,伸到下体从臀部,穿到前面的阴户上,把两边阴唇挑开,将手指插进阴道里,当插进的一刻,手指虽幼小,可是却足够让我叫了出来。

在整个手淫过程中,我没想过以前和丈夫做爱的情影,我只是幻想着李老板,嗅着我的乳罩和舔我的内裤,也许幻想的刺激,总比现实的还要刺激吧。

我的高潮终于降临了,我的阴户不停的在抽蓄.一股酸溜溜的感觉,从大腿的内侧,传到我的阴道,这感觉太妙了,我将其他两根手指,一拼插入阴道里面,双腿紧紧的夹着,姆指紧按著阴蒂不放,手和腿死都夹紧不放。

我喘着气….我漰溃了…..这次的高潮连续来了两次…我软了..呼..呼…。我也没力气穿回衣服,只有留在乳房上那五个手指印,陪我进入梦乡。

李老板果然拿着王太的乳罩和内裤,回到房里手淫,当他看到那乳杯,已经兴奋无比,马上掏出鸡巴,不停的套动!

原来李老板早已经对王太起了色心,在王太的丈夫临死前,他曾经找过李老板借钱,可是李老板却乘人之危,要他的太太(王太)陪他过一晚,王太的丈夫回到家后,始终没有勇气向太太提出,最后受不了打击便自杀了。

刚好王太又送上门,李老板见机不可失,于是假仁假义的帮王太,还借霉运这一回事,向她提出条件。

最后李老板改变主意,不急着要马上操她,而且要慢慢的玩弄她。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4

第二天,李老板带我一起去买些日用品。

来到门口的时候,李老板驾着一辆机车,我很害怕,因为我没坐过。

“王太!你别站着那,坐上来吧。”

“李老板,我没坐过机车,心里好怕呀!”

李老板见我害怕,于是扶我坐上去,叫我抱紧他就行了。在路上,我双手环抱着李老板的腰,而且还是紧紧贴身的抱着。我想李老板也有车,为何他不驾车呢?难道他想要我在后面抱着他?我越想越羞,昨晚我把乳罩还给了李老板,现在我里面是真空,他竟然会想到这样,来占我的便宜,算了,就当是我便宜他吧。

我把乳房紧紧的贴在李老板身上,随着车子的走动,我的乳头在没有乳罩的情形下,被磨擦到硬了起来。

我很享受这一刻,我乳房被磨擦,有酸痒的感觉,是一种快感。我的坐椅上,刚好有一条塑胶皮带,有意无意间,碰到我的阴蒂。

机车停在红灯的时候,我移动一下身体,掀起我的裙做遮掩,让那塑胶皮带,可以直接磨擦我的内裤和阴蒂。

机车开始走动了,这次我更加的出力,抱紧著李老板的腰,我把乳房贴得他更紧,车子在走,我的乳头也被磨擦得很舒服,阴蒂也在塑胶皮带上磨擦著,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淫荡?但这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从后面望着李老板,感觉他很有男人味,只可惜是在公路上,我不能真正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但我望着他的背影,足让我陶醉。

我一路上不停的享受,那乳房和阴蒂给我传来阵阵的快感,这滋味太刺激了,我在公路上,没在带乳罩,只利用一条裙子,遮掩我的下体,让阴蒂透过一件薄薄的内裤,在塑胶皮带上手淫。

我很快在这刺激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中泻了,在高潮来的一刹那,我把李老板的腰捉得很紧,幸好他的技术还可以,不至于把车子弄翻。

李老板回头望了我一眼,他看见我喘着气,脸红红的模样,我心虚的把头低下,不敢望他。

“王太!你没事吧?”

“李老板!我没事!只是紧张摆了!呼..!”我在想我为什么会恋得如此淫荡?

丈夫才刚死不久,我应该是很伤心才对,可是从昨天到现在,我整整泻了四次,我会对不起丈夫吗?

我安慰自已,我又没偷汉子,只是生理需要,遇上排卵,手淫正常呀。但我冲动的时刻,想的确是李老板,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终于我们来到街市,李老板带我买了好多东西,想不到他是一个非常细心的男人,卫生巾也给我买了,我丈夫是做不到的。

可是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条内裤,因为我身上那条内裤,已经湿透了。

最后,我们来到一间卖女人用品的店铺,李老板和我一起进去,我不好意思,可是他倒没什么的,还拿起乳罩问我这个款式好吗?店铺的人还以为我是他太太。

李老板拿了几个乳罩给我看,我一看奇怪,他怎会知道我佩带的尺码呢?

我想起昨晚,他拿走我的内衣物,他果然是拿去当发泻品,我一想到这件事,脸上即刻红了起来,马上拿起他挑给我脸乳罩,跑进去试衣间了。

挑了几件内衣物,李老板还挑了几件睡衣给我。

“王太!最近天气闷热,买这几件薄一点的睡衣好吗?”

我只有点点头,不敢望他,因为那几件睡衣太性感,而且透明的。

买好了一切物品,我们便起程回家。

回到家里,我发现我们的家,距离那街市不是很远,为什么我们去的时候,会那么远呢?

李老板果然是在占我的便宜。

我回到房间,马上换了那件湿透的内裤,我拿起性感的睡衣,终于忍不住,拿起来试穿,换上睡衣照镜子一看,实在是太性感了。

我从没穿过如此诱人的内衣,我的手很自然在身上摸了几下,让我明白这件睡衣的好处,原来它是有催情的作用,我差点又要弄一次了。

我想起要和李老板,赶去接我丈夫的遗体,于是马上穿了衣服出去。

走到大厅,见到有另外一个女人坐着。

“王太!这位是林太,她是我店的化妆师。”

那不就是和死人化妆的化妆师。

我向她点点头,林太走过来牵着我的手,用很温和的语气告诉我,她会尽量把我丈夫的妆化好。

我觉得她的人很随和,从她的眼神看出,她是一位很可蔼可亲的人。

“走吧!时间不是了,一边走一边谈吧!”

这回我不用坐机车了,不过是棺材车。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5

我和他们一起抵达傧仪馆,原来李老板已经命人,把我丈夫的遗体送了过来。

他们带我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间,那是给死人化妆和处理整容用的。终于,我可以再一次见到我丈夫,可是他却永远也见不到我了。

原本刚进来的心情还是好好的,可是一见到我丈夫的遗容,内心好惭愧,虽然我并没有碰过第二个男人,但是我在手淫的时候,想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想起我如此年轻就要守寡,自已的命真苦,我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而哭了。

林太见了马上过来扶着我,不停的一直安慰我,还叫我别想太多了,人已死要节哀顺便。

林太以为我是为了丈夫的死而哭,其实是我觉得自已命苦而泣,丈夫生前不但没有好好的照顾我,他临死还要我为他丐棺木,我为了他还要强逼和人做爱,想到自已的命这般的苦,怎能叫我不哭呢?

李老板过来安慰我,告诉我这间房间,只是租用一小时,动作要快点了。

“王太!你是他太太,就由你替他冲最后一次凉吧!”

我大吃一惊。“李老板!您说要我替他冲凉吗?”

“是啊!王太!冲了凉好上路嘛!这是规矩呀!”

“那好吧!我第一次听见死人要冲凉,我不会这规矩,好吧。”

李老板拖了一条水喉给我,和一些肥皂粉。

我开始脱我丈夫的衣服,我脸开始红起来了,因为我见到丈夫那条鸡巴,是曾经插我阴户的鸡巴,如今好像石头一样僵化了。

回想起以前,我第一次碰这条鸡巴,心里是多么的紧张,它曾经给我无比的兴奋,也让我欲仙欲死过,如今是最后一次触摸,心里那么的悲伤。

难道这就是人生?

当我用肥皂擦遍丈夫的尸体时,李老板过来教我怎样清洗,最后,我终于要清洗那条鸡巴,虽然是死尸,但在他面前拿着男性性器官,多不好意思!

李老板还告诉我,子孙根要洗得干净,将来的后代就会好。可是我丈夫没有后代呀?

我在李老板面前,用手把丈夫的龟头提了起来,然后用肥皂粉清洗罩丸,再洗阳具,我一边洗一边留泪,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回往日的鸡巴?

清洗完毕,李老板过来,拿了一根通管,便插进我丈夫的股洞,然后倒了一些水液进去,再用一粒东西塞上屁股洞,跟着在嘴巴上,也是一样做法。

我见到这个情景,想不到人死了,后庭也要被插,我好奇的问李老板。“为什么要倒这些水液进去呢?”

“那是防尸体的嗅和不会那么快腐烂!”

原来如此,那我的屁股,以后不是也会被人插,我很自然的摸了自已一下。

林太过来为我丈夫化妆,她很细心的教我,怎样上粉和要注意些什么?她不怕我日后会抢了她的饭碗,还叫李老板多照顾我。

在我最失意的时候,让我遇上两个好人,我开始怀疑,丈夫生前的八字,是否克住我?最后,我替丈夫换上一件寿衣,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更衣了。

李老板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他知道我没有亲人,还特地雇用了一些孝子回来,总算让我丈夫,不至于无子送终。

我见到李老板这样做,我实在很感激他。

林太一直在我身旁照顾我,有时候我真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工人呢?还是老板娘?

林太的人很不错,她家境也不是很富有,家里除了丈夫还有一个孩子。

我和李老板回到家里,钟点工人已经煮好了饭给我们,李老板交忘记交待他,我们会晚一点回来吃,结果那些饭菜已经凉了,他去把饭菜弄热,而叫我先去冲凉。

回到房间里,我很感激李老板对我的照顾,可算是无微不至。

由于忙了一整天,又到过傧仪馆,总感觉到身上有一种味道,我赶快拿着睡衣,跑去浴室冲凉了。

冲了凉之后回到房间,意无间见到那件性感的睡衣,想起李老板送给我的时候,眼睛还色迷迷的,我想了一想,觉得李老板也很可忴,太太早死又无子无女,如今孤独一人,而他对我也不错,难得他还很尊重我丈夫。

我拿起睡衣看了看,实在是大性感了,整件薄纱透明的,而我又是一名寡妇,怎好意思穿呢?最后,我还是不敢穿上那件性感睡衣,只穿了一件普通的衣服出去。

走到大厅见到李老板,他已经弄好了饭菜,可是我见了他的脸之后,总觉得自已心理上,好像欠他很多似的,于是急步的跑回房间,鼓起勇气穿上性感透明睡衣走了出去。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6

我一路走着,心跳不停的加促,我从未试过在男人面前,穿这样性感的睡衣,把里面乳罩和内裤,全都露了出来,而且今天买的内裤,全是蕾丝透明的,我一边走一边看到内裤上的阴毛。

以前我和丈夫做爱,我都要把灯熄了,才肯脱衣服,如今我觉得自已,变得很淫荡,是丈夫的死让我所改变,把我变成一只松脱的马,去放纵一切?

我听有人说过,年轻的女人当了寡妇,心理上会觉得,失去了很多东西,所以会出现一个过渡期,在这段过渡期内,寡妇很想寻回她所失去的东西,所以举动会有所改变,难道我现在属于过渡期内?是想找回我的性生活?

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我是属于狼虎之间的关系吗?难怪我会如此的凶了。!

我带着紧张的心情走到了大厅,李老板见了我,把视线投在我身上,我马上用手遮掩我的阴户,免得他看到我下体的阴毛。

“王太!坐下来吃饭吧!饭菜弄好了!趁热吃。”

“谢谢李老板!我真不好意思,反而要老板服侍工人,惭愧。”

“王太!你别这样讲!我可没把你当成工人,我让你工作,是想你学到一技之长呀。”

“谢谢您李老板!我一定会用心学。”

“我吩咐林太细心的教你,她是一个很善良且乐意助人,她丈夫体弱多病,林太也很可忴,唉…。”

“李老板!林太不怕我会抢了她的饭碗吗?”

“不会!很少人愿意做这一行,而且林太她一个人,也赶不急交货呀!况且她又要照顾她的丈夫呢?”

“原来如此!林太也很可忴。”

“王太!你真打算以后回乡下生活吗?”

“我在此无亲无戚,又缴不起租金,没容身之所,想不回去也不行呀。”

“王太!你可以在我这里工作,又可以在这里住下呀。”

“李老板谢谢您的好意!迟点再决定吧。”

“王太!你会再嫁人吗?对不起!我随口问问。”

“李老板!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缘分吧!看上天安排了。”

“对了!李老板!您又为何不再娶太太呢?”

“王太!我们做这一行,很难娶到太太的,她们会怕嘛!听到我是卖棺材的,她们都退避三舍。”

“李老板!恕我多口间句,您太太是怎么死的?”

“王太!我不好意思讲。”

“为什么呢?我不会介意的,您讲呀!我很好奇。”

“王太!因为会谈到性那方面,所以不好意思讲。”

“李老板!我也是过来人了,而且还是妇人了,有什么会不好意思呢?”

“王太!那好吧!因为我的阳具不像一般普通人,很长而且又粗,我太太其实是跟人跑了,不是逝世!我不敢向人说我太太跟人跑了,而说她在外地遇难死了。”

“原来如此!难怪我见不到她的神位。!”

我听了后也大吃一惊,那我和李老板做爱的时候,不是会很痛吗?

“李老板!我只是好奇!因为我和您有一个条件,所以想问问您。”

“王太!你问吧!我会确实的回答你。”

“谢谢李老板!我想问您的…有多长啊?我有点怕呀。”

我问了之后,也觉得很羞,马上把头低下,不敢望着他。

“王太!我那里有八吋长。”

“什么李老板?八吋长?我没听错吧?”

“王太!你没听错是八吋长!因为这样所以我不敢再娶!”

“李老板!那您怎样处理生理呢?找妓女吗?”

这个问题可是我切身问题,我怕他有性病,不好意思我也要问。

(那个时候这里是没有安全套)

“王太!我那敢找妓女呢?而且嫖妓会被捉的!我是自已用手解决生理。”

我听了后,心总算定了下来,不过八咐长会有多长呢?我装得下吗?

“李老板!那我和您的那个条件,我不是会痛死吗?”

“王太!你别怕,到时你真的怕痛,我就不插进去算了,好吗?”

“那对您不公平,到时候再讲吧!我吃饱了。”

“王太!我也吃饱了,我来洗碗吧,你回去休息。”

“李老板!不好意思要您操劳,这碗我怎样都要洗的,让我来吧。”

“王太!那好吧!谢谢你了。”

我收舍了碗碟,便拿去厨房洗,李老板和我一起进去厨房,收舍东西。

我边洗著碗的时候,发现李老板一直在我后面,那他一定是在后面,看我身上那件透明的睡衣,那我的臀部不是全给他看了?

我心里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但我的动作却放慢了,是想让他多看一会呢?还是什么原因呢?我心里也很矛盾。

洗了碗之后,我转过身把碗拿给他,可是李老板的视线,却望在我的阴户上,我又没多余的手做掩护,也由他去看了。

我见李老板望了我的胸部,而我的胸罩也是半透明的,我和他的距离又很相近,他满脸通红,下体还起了一个帐篷,见他真的很难受,我真的很想帮他,可是又不知道怎样帮他好?

“对了!李老板我的衣服浸在浴室,明天我才洗。”

“王太!反正我也要洗衣服,我等一下冲凉,顺便一起洗。”

“那谢谢您了!对呀!我冲凉忘了换内衣裤。”

“没关系!王太等一会我到你的房间拿。”

“李老板不好意思嘛!要麻烦您走来走去的。”

我把手伸进睡衣内,在乳房上的前扣一松,把乳罩脱了下来,我那挺实的乳房和乳头,从透明的睡衣里,展露了出来。

我压不住内心的害羞,脸也红了起来,我不想李老板今晚难受,可能是我同情他的关系,所以这次当我便宜他吧。

我继续掀起我的睡裙,把手伸到我的玉腿,脱下那件窄小的内裤,当然我的阴户,也透过睡衣给李老板看到了。

我红著脸拿了内衣裤给李老板,而李老板却说:“王太!谢谢你。”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7

时间过得真快,我在棺材店里渡过了二十天,我每天都怀着一份又怕,又紧张的心情,等待第二十一天的来临。

今天,林太家里有事而不能上班,只有我和李老板一同去傧仪馆。

抵达傧仪馆,走到死人化妆间,里面放了一具尸体。我上前一看,是一位妙龄不过二十岁的少女,以我这几天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割脉自杀死的。

“王太!要开工了,林太不在,你知道怎样做吗?”

“李老板!我不是很会处理,林太只教我化妆,其他的都是她替我做。”

“王太!那好吧!等会你替她化妆,这里就由我来弄吧。”

我只好在一旁看着了。

李老板拖了一条水喉过来,然后向死者敬了一个礼。

为何李老板要敬礼呢?可能死者是自杀,李老板怕死者的鬼魂凶恶吧。

我也上前先敬个礼给死者。敬完礼后,老老板走上前,用清水洗了死者的脸后,然后用一条毛巾盖住死者的脸,接着伸手脱女死者的衣服,只见他一粒一粒钮扣的脱,一下子便把女死者的上衣脱了。

女死者上身剩下一个乳罩,李老板把乳罩上的扣一解,便把女死者的乳罩脱了下来,我见到女死者身上的乳峰,应该不会比我的小。

李老板的手,继续住女死者的下体,解开裙上的扣和拉炼,慢慢把裙子拉下,然后将女死者的内裤拉下,一个不是很多阴毛的阴户,在我们面前,展露了出来,是一个美少女的裸尸。

李老板在死者的身上,用洗皂清洗著,他的手在女死者身上,细心的擦著,两只手在乳房上轻轻的揉着,还用两根手指在乳头上擦,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虽然面对的是一具死尸,可是我很尴尬。

我一边在等老老板的使唤,可是他却没叫我帮忙,我在想为何他不叫我清洗呢?我是女性不会比较好吗?

我本来不想看,可是眼睛又不停的望过去,体内好像有一点刺激感,可是又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总是觉得怪怪的。

这一刻我开始兴奋了,终于明白李老板为何要在我面前,清洗这具女尸了。原来李老板是要让我兴奋,和教我如何处理女尸。

李老板的手伸到女死者的阴户上,用手指插进女死者的阴道内,还不停的挖著,我一边看就一边开始紧张,感觉我的阴道里面,有东西在撩动着,阴蒂好像有根手指,在挑逗它,在玩弄它。

我在这个冷气充足的停尸间里,竟然感觉到全身滚热的烫,我的阴户里的淫水,好像身体的汗,不停的流出来,淫水把我的内裤渗透了,紧身的内裤湿了,粘贴在我的阴户上,把我的阴毛全堆在阴蒂上,使我不舒服更难受。

我知道我的乳头挺硬了,还涨起来了,我现在的乳房上是又痒又涨,很想用手出力的抓压它,可是这动作大明显了,只能用手臂在衣外碰碰。

我内心是多么的讨厌那个乳罩,是越弄就越痒。我阴户的痒不停的增加,我已经把双腿紧紧的夹住,可是却不能停止阴道里的骚痒呀。

为何李老板要清洗这应久呢?难道您是故意要挑起我体内的欲火吗?您好绝,好残忍呀。

我已经很难受了,可是我又不舍得不看这活春宫呀。

何况还让我看到李老板裤内挺起的鸡巴。是我需要呢?还是担心李老板会奸尸呢?

我的两脚不肯走开,但我现在很需要一间房间去…….啊。

我唯有走上前,利用尸体上的床角,去磨擦我那痕痒的阴蒂。我的臀部不停的摇动着,把尸体的床,发出一些吱!吱!的声音。

我满脸通红,用眼角偷望李老板,原来他的手也伸到床下,套动着他的鸡巴。天啊!这是对死者的不敬呀。

正当我想尊敬死者,停止我的耻行的时候,李老板一手拿了一支通管,插进女死者的阴道里,把药液倒进尸体内。

那不是要倒进肛门的吗?李老板怎会插进阴道里面,还不停的在阴道抽插着呢?

这一幕打消了把我本来想停止的动作,现在我是更加的热和需要。

我停止不到淫水的涌出,加速的磨擦越加重痕痒的感觉,李老板的身体摇了,难到他也受不了?

我不是眼花吧,李老板竟然把拉炼拉下,掏出鸡巴在旁套动着?那他射精会不会射到我呢?

精子呀!精子!我现在是多么渴望触摸到精子。

李老板的举动,猜想他也快完事,我也知道自已的高潮,即将要来了,我大著胆子,掀起我的裙,伸手把内裤脱了下来,藏在裙子的口袋里,然后把手指插进阴道,不停的抽插,来填满我的需要。

美中不足的是我不能把叫床声喊出来。我的高潮果然很快就来了,而李老板经过一阵急促的喘气,应该也告宣泻。我不道他的精子,是否射到我的阴户?

我只可以肯定是,死者是(没眼看)。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8

我和李老板经过这一次荒唐的动作,大家都不好意思,装着没发生过这一回事,继续我们的工作。

可是我这一次的高潮,却不能满足我的欲念,晚上换了件性感的内衣,索性乳罩也不带了,在房间里希望李老板会走进来,可是,李老板一晚都没出现,难道他今天射了精,晚上回不到气,那我今晚怎么辨?

第二天,我一早到大厅等候李老板,今天是我最紧张的一天,我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去履行我的承诺?

李老板喜欢白天做爱,还是晚上做爱呢?李老板是要我自动去他的房间吗?

幸好李老板出来了,我马上低下头,心里卜通,卜通紧张的跳。

李老板却若无其事的,见到我说了一声早,便如往常一般吃了早餐,便和我去傧仪馆了。

难道李老板忘了今天是第二十一天?

正当我和李老板出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太哭着跑进来。

我见林太哭着,马上过去扶她一把,林太的双眼浮肿,想必整夜都没睡了。

李老板也上前安慰林太。“林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

“李老板!我先生…他..死…了…呜..呜…。”

“林太!你别伤心了,小心顾著自已的身体,你丈夫的后事,交待给我吧!我李老板一定把你丈夫的丧事,辨得风风光光。”

我心想李老板真是一个好人,我对他是更加的敬佩。

林太又再大哭了,还不停的喊说:“李老板!我丈夫他死得好奇怪,死状很惨呀。”

李老板感到莫名其妙的问:“林太!你丈夫到底是死得怎样怪法呢?”

“李老板!我丈夫他死了之后,眼睛和嘴巴怎样都不肯关上!呜..呜..。”

“林太!那你没用过我教你的方法吗?”

“李老板!我什么法子都用过了,他都不肯闭上呀!呜..呜..。”

“那我们一起去你的家看看吧。”

我们三人到了林太的家,我们见到林太丈夫的尸体,他眼睛和嘴巴真的没有闭上,我很好奇上前一看,觉得他真的很可忴,回头望一望,见到林太此刻的情景,想起和我当初一样,也不禁为她流下眼泪。

李老板看了后,不停的摇头还叹了一口气。林太很紧张问李老板,为什么会他丈夫会这样?

李老板脸上露出一般无奈的样子。

“林太!你丈夫被鬼差押走的时候,他一直不停的反抗,现在他不是不肯闭上嘴巴,只是他生前已经多病,死后又遭受毒打,现在恐怕想投胎都难!”

“李老板!那我丈夫会怎样?我应该怎样,可以帮到他呢?”

李老板又是摇摇头的叹气。

我在一旁看了,也为林太着急,忍不住也开口问。“李老板!您就帮帮林太,她怪可忴的,您不要再卖关子了,好吗?”

林太用感激的眼神,望了我一眼,跟着又求李老板了。

李老板很不耐烦的摆摆手。“林太!我那会不帮你呢?只是我不敢说出来,怕你会更伤心呀!”

“李老板!我代我丈夫求求您了,告诉我吧!求…您..了..呜..呜。”

“林太!你丈夫现在的鬼魂,恐怕也不会回魂了,他被打得重伤,就算他能去投胎,他的下一世也会是个白痴。”

林太听了马上大哭大喊,不停捉住李老板的手。“李老板!我可以帮我丈夫吗?超渡加上念经如何?”

“林太!那没用的,你丈夫的魂魄已不聚,所以没力气关上嘴巴,就算给他念什么经也没用。”

“李老板!我知道您也是一个道士,求求您帮我想想法子!求,,呜,。”

“林太!辨法不是没有,要是你丈夫的亲人,用嘴巴传给他四十九口阴阳气,他的魂魄就能聚合,那他就会闭上嘴巴和眼了。”

“李老板!我到那去找四十九的阴阳气给他呢?我身上最多是阴气,可是没有阳气呀?”

“林太!你不能算有,不错你是女性,但你怎样传给你丈夫呢?”

“李老板!我用嘴巴呀!不是吗?”

李老板摇摇头的说:“林太!你必须先吸了阴阳气,然后从你的嘴巴,再传过去给你丈夫的嘴里,不过你怎样拿你的阴气给他呢?”

“李老板!我用自已的嘴巴将阴气,传过去给我丈夫不行吗?”

“林太!不行呀!你嘴巴里的不是阴气,是二氧化碳。”

“李老板!我到那去找阴阳气?”

“林太!在这屋子里就有,只不过我和王太不是夫妻,而且要你..唉..。”

“李老板!您就教教我,救救我的丈夫吧,求您了,告诉我应该怎样做?”

我在一旁也为林太着急。

李老板鼓起一口气,终于都说了。“林太!我们两人的下体,就有阴气和阳气,你必须用口吸过去,然后再传给你丈夫的嘴里,你现在明白,我的难言之隐了。”

我听了后,不禁吓了一跳。

“李老板!您是说要我..用…口…吸..你的…..阳具,拿阳气?”

“林太!是的,我知道这很难为你,不过,只有这个方法,可以救你丈夫,再迟一点,我看这法子也没用了。”

林太脸上露出很无奈的表情,突然她把头望过来我这里。

我见林太的脸望过来我这边,不禁叫了一声:“哇..”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9

我的心好紧张,双手不停的发汗,我只有紧紧捉着我的裤,手中的汗也抹在长裤上了。

林太回过头望李老板,我的心才开始定了下来。“李老板!真的要我吸您的阳具,才能把阳气传给我丈夫吗?”

李老板点点头,然后走向林太的丈夫尸体旁。“林太你不信,可以问问他,他同意眼睛就会闭上,不过嘴巴却不能。”

李老板说了指一指林太的丈夫尸体。“什么?李老板您叫我问丈夫?”

“是的!林太你就在他耳边讲,看他是否同意我的说法?”

林太在没有辨法的情形下,也只好做了,反正没关系呀。我见林太真的在她丈夫耳边问他,突然怪事发生了,简直难以相信。尸体真的把眼睛闭上了。

我以为李老板是在乘人之危,原来是真的,那我不就惨了,哎呀。

林太惊喜若狂的忙道谢。

“林太!你也别太高兴,还有你夫的嘴巴呢?”

林太高兴了一阵,马上又把脸沉了下来。“李老板!那您会不会让我吸您身上的阳气呢?”

“林太!我为了帮你当然没问题,不过我的鸡巴难很挺起,怕阳气不足。”

“李老板!要鸡巴挺起才可以吗?”

“林太!是呀!鸡巴不挺起,那会有阳气呢?更何况我昨天又做了一次,我真的怕会挺不起呀!你有男朋友吗?”

“李老板!我怎会有男朋友呢?”

“林太!我见你丈夫病了好几年,他应该没能力做爱了,我以为你会有男朋友,替你解决生理上的需要。”

“李老板!您猜得没错,我丈夫真的很久没有和我做爱了,而我也没有到外面找男人。”

“林太!那你的生理上也是会需要呀?”

“我…都…是…自已..弄..。”林太说完后,整张脸都红透了。

我很佩服林太,想起自已当初的处境,更加的同情她。

“李老板!我真的没有男朋友,恐怕要.您..帮.忙.了,可以吗?”

“林太!那好吧!这也是没辨法之中的辨法了,希望我能帮到你吧。”

林太听李老板肯帮她的忙,脸上大喜的道:“谢谢您了李老板,现在开始了吗?”

“林太!阳气是有了,那阴气呢?你有亲戚还是朋友吗?”

“李老板!自从我丈夫得了重病,亲戚都疏远了,更何况是朋友呢?”

我听林太这样讲,和我当时的处境是一模一样,那种悲惨的遭遇,我还记得很清楚,我很想帮林太,可是她要吸我下体,我怎能接受呢?

林太走过来用很凄惨的眼神望着我,而我却不敢望她,心里又开始抖著。“王太。你可以帮帮我丈夫吗?求求你。”

林太终于向我求救了,她脸上那两行眼泪,不就是我上次那两行吗?

“林太。我真的不敢答应你呀!我怕羞呀。”

林太不停的在我面前哭,捉着我发抖的手,向我苦苦的哀求。

我望了林太一眼,回想当时我处理丈夫的遗体,林太从旁一直照顾我,之后还教我一门手艺,让我有一技防身,最重要是她够大方,肯把她的饭碗,让了给我,我欠她这一个人情,能不还吗?

我心里很矛盾,心是很想帮林太,可是要让她吸我的阴户,实在太羞了。

“王太。求求你嘛,帮帮我丈夫好吗?呜…。”

“林太!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

王太见我犹豫了一下,很紧张的问:“王太!只是什么?您快说我的心很急,时间无多了!求你了。”

我见林太如此般的紧张,于是小声的说:“林太!我怕你吸我下面的时候,我会很冲动,那会很难受呀。”

“王太。这我也知道,我也是女人,不过求求你啦。”

这时候,李老板也走过来望了我一眼。

“哎呀!李老板怎么走过来了,我怎样和林太谈话呢?”

“你们两个女人商量得怎样啦?”

林太很无奈的向李老板摇摇头。

李老板走过来我身边小声的说:“王太!你就帮帮林太吧!我当你履行了承诺,如何?”

我真不知怎样回答李老板?

“李老板!王太要履行什么承诺给您呢?”

李老板问我可以告诉林太吗,我已经六神无主,只是随便点点头。

林太听李老板讲了后,便跑过来向我说:“王太!那你可不用怕了,你要是真的冲动要履行承诺,我可以为你保守秘密,你可以在我这里和李老板做爱,我不会怪你的。”

“那怎好意思呢?好像对你丈夫不敬,而且你这里又没有房间!”

“王太!是你帮了我丈夫,怎能说你对他不敬呢?没房间也不是问题,我又不是男人,而且又不会有人,敢在我家附近走过,你放心好了。”

“时间无多了,你们两个谈好了吗?迟了就来不及了!”

“怎样呢!王太!求求你!”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好硬著头皮点头答应了。

林太高兴叫了起来,我马上禁住她不让她叫。“李老板!我应该先取阳气,还是阴气先?”

“林太!你要注意一点,要我们两个人兴奋的时候吸才有效,你吸了后要马上传过去给你丈夫,知道吗?”

我听李老板一讲,吓了一跳。要兴奋的时候吸才有效。

我的天呀。

棺材店的老板和寡妇10

我听了之后,被李老板的话吓了一跳,要我兴奋的时候吸才会有效?

“李老板!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林太!我想你用条布,遮住你丈夫的脸,好吗?”

“李老板!好的。”

林太拿了一条布遮住她丈夫的脸后,还拿了纸和笔放在旁边,然后转身到李老板身边,林太的脸上泛起一片红霞,我感觉她心情十分的紧张和害羞。

“李老板可以开始了吗?”

“林太!开始吧!记住刚才我说的话。”

“李老板!我记住了!我做主动吗?”

“林太!我不知道鸡巴能挺起吗?这回可要看运气,我先把裤脱了。”

李老板脱裤的一幕,我心加促的跳动,可惜,他掏出的是一条软棉棉的鸡巴,林太的脸上本本是,害羞和兴奋的表情,现在她的脸却沉了下来。

李老板手提起软棉棉的鸡巴在叹气。我现在明白,昨晚李老板为何不来我的房间了。

“林太!我看真的要麻烦你了。”

“李老板!那..好..吧!不过我也太久没..弄..过这..玩意了..不知道我的手还管用吗?”

林太说完马上把头低下,把身体的背部,靠过去李老板身旁,然后用手摸向鸡巴上。她不停抚摸李老板的鸡巴,可是鸡巴却没有任何挺起的气息,这下林太可着急了,她的手指不停在龟头和罩丸上挑逗,可是鸡巴还是一样的软。

林太逼不得以把身体转过去,这回她和李老板是脸碰脸了,林太用手解开上衣的三粒钮扣,我看见到林太衣里,是穿了白色的乳罩。

林太把她的乳房,顶向李老板的胸口,手掌捉著龟头套动,另一只手捉著李老板的手,放进她的衣内。

“李老板!你摸吧,你们今天是来帮我的,我不会介意!胸围是前扣,您也可以把它脱掉。”

“王太!你可以过来,帮我把胸围脱掉吗?李老板他不会脱。”

我吓了一跳!要我脱女人身上的胸围,给我喜欢的男人去看去摸,天啊!最近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我自已都不敢相信。

我无可奈可的走上前,将手伸进林太的衣里面,把她乳房中间的扣子解了。

我解了林太的胸围之后,马上退开一旁,我发现林太的乳房,和我一样的铤而实,不过乳头有没有比我的美,我就不清楚了。

“林太!我可要摸你的乳房了,你真的不会介意吧?”

“嗯!李老板!你们是来帮我丈夫的,我很感激你们,反正我丈夫也同意了,您就摸吧!我不会介意。”

林太说完后,脸上流下了两行眼泪,是感激的眼泪,还是受委屈的眼泪呢?

当我解林太胸围的时候,我心里本来是很讨厌她,她好像在夺走我的男人,我心里的怨火,妒忌和愤怒,全涌向心头,现在却被她这两行眼泪,全部淋熄了。

我也曾经流过这两行眼泪,我比她幸运,我有二十一天的心理准备,而且不用面对两个人,可是林太她还要用嘴巴去,哎……她真可忴。

我不禁想起自已伤心的回忆,眼泪已经……。

“林太!对不起!我开始摸了!”李老板说。

“嗯…!”

李老板的手摸在林太的乳房上,还玩弄她身上的乳头,幸好,他的鸡巴挺起了,不过,不像他说的有八吋长呀。

林太见李老板的鸡巴挺起,马上蹲下把鸡巴含进嘴巴里,然后一口接一口的阳气,传过去给他的丈夫,林太也算聪明,她早在毛巾上开了一个洞,不至于会和死者的嘴巴接触,保持了视觉上的卫生。

林太终于把四十九口的阳气,传给了她死去的丈夫,虽然我觉得李老板的鸡巴,不是有八吋长,不过,他的持久力却很强。

林太低着头走过来我身边,我的心跳得很快,血液不停的加促流动,呼吸开始上忐不安,手掌也湿了。

“王太!委屈你了!我代我丈夫先谢谢你。”

林太抬起头,我见到她两眼浮肿,难道她是一边含李老板的鸡巴,一边在伤心的哭。林太她好可忴呀!换成是林太的丈夫,他会为了林太,受这样的委屈吗?林太真的很伟大。

“王太!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我本来是最怕听到这句话,好像要逼我上绞刑台,可是,我被林太所付出一切,有所感动。

我把身体放软,闭上那就快流出眼泪的眼睛,只是向林太点点头示意开始。我的身体会软下来,其实是我的心,在为林太流泪。

我感觉林太的手,正在解开我裤上的扣和拉炼,我马上把背部,转向李老板,我实在不敢,把整个阴户对着他,我多么后悔今天没穿裙呀。

林太终于把我的裤脱下,我下体仅有一条窄小的内裤。林太上身裸著,她的乳房压着我,好大好挺好实。

我羡慕林太有一对丰满乳房,心里是很想摸它,可是我却不敢摸。林太的手摸向我内裤的边,她想脱我的内裤呀。

我马上把林太的手挡住,可是我知道挡也没有用,只是….哎。“林太!我很怕很羞。”

“王太!你别羞别怕!我也和你一样脱了!我不可以让你一人受委屈。”

我睁眼一看,林太把她自已的裙子脱了,还把内裤一并脱下。林太为了顾着我的感受,居然也把她身上的内裤也脱了。

我也无话可说,把眼睛望着天花板上小声的说:“林太!你也…帮….我…把..内..裤..脱..了吧….。”

林太两只手,放在我大腿两旁,轻轻的一拉,蕾丝的内裤便滑下了。

我现在心情好紧张,我的下体是光脱脱的露了出来,我双手在空中,像似要捉住一些东西作支撑,可是我捉不到,我只能捉到的都是空气。

我的手却被林太捉住了,我好奇向她望了一眼。“王太!你要捉就捉我这里。”

林太把我的手,按在她乳房上,我的天啊。我的手竟然会捉另一个女人的乳房。这感觉是我永远难忘的,柔若无骨,铤而又实,轻力的抓,自已的皮在动,重力的抓,是自已的心在动,难怪我丈夫,以前总是一轻一重的抓。

我上衣身的钮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林太解开了?

林太把手伸进我衣内,她在探我乳罩的扣子,我的乳球被她碰得,像触电似,这感觉很奇妙,是一种想要却要不到的滋味!

我想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乳罩的扣,可是耳边却听到林太说:“王太!我帮你解开胸围,我也是女人,我会解。”

林太这句话太诱惑了,女人替我解乳罩。

心底里哼了一句:“啊…湿了…!”

林太解了我的乳罩后,两手一起摸在我乳房上,还将她的舌头舔上我的乳头,我受不起这个引诱,也把我摸在她乳房上的手,慢慢摸到她的下体。

原来林太下面也湿了。

突然间,林太的手摸到我阴户上,她知道我发水了,便马上蹲下,吸我的阴蒂和阴唇,这感觉让我太舒服了。

林太拨开我的阴唇,用嘴巴在我阴道上,用力的一吸,我打了一个颤震。林太一口一口的吸,中途她还把舌头,伸进我的阴道里,好痒,好舒服,这滋味是怎样,我也说不出。为何林太要用舌头挑逗我呢?

我已经忍受不住,我双腿和臀部不停的摆动,我的头却回头望着李老板,他的鸡巴还挺著,我发现这时候,他是最性感了。

林太最后拚命的吸,这太刺激了,我的头仰天呻吟著。

突然,后面有一根滚汤的火炬,在我臀部磨擦著,我知道是李老板的鸡巴。

我所期待的一刻,终于来临了,我不管什么矜持和羞,因为现在我需要。

我马上把身体转过去,下面用手捉著李老板的鸡巴,将那龟头在我阴蒂上打圈的磨著,我提起一只脚,放在椅子上,另一只手用手指,拨开我两边的阴唇,把那支火炬引进,我那空虚的巢穴。

李老板鸡巴的插入,把我阴道里的水会逼了出来,那火烫烫的感觉和充实感,是我多日来的期待,今天终于插了进来。

李老板不停的抽插,可是这恣式不是很受用,他把我推在桌子上,从我后面一下一下的插著,我体内的淫水,不停的流出,高潮也接二连三的来,我知道我不能再来了,我双腿开始发软,幸好李老板也在这一次狂插中而泻了。

我和李老板完事后,我感觉到自已的丑态,正当我不好意思的时候,原来林太更不好意思,她见到丈夫的嘴巴,真的可以闭上,竟然开心到得意忘形,她把尸体上的鸡巴,塞进她的阴道里。

经过这一次和李老板做爱,总算把条件履行了,可是我却不是很开心,李老板和我做爱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视线,一直望着林太。

我不知道是否我多心,可是我心理上,总觉得他是在骗我,他没八吋长,为何他要这样说呢?

我也不知道他要骗我什么?我已经答应过他的条件,他又真的帮了我,那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呢?

三个月后,我有了一点钱,终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写了一张纸告诉李老板,我回乡下了,希望他会来乡下找我。

我不知道我的决定有错吗?

就这样我每天都在公路上等,盼望有一天能见到李老板,可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