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阿笠博士的幕后故事(1)

2018-08-12     收藏     申请删除

第一集 吉田步美的天真事件

“新一,小兰身体好些了么?你不需要在家陪她吗?”我侧卧在沙发上,低

下头对着面前的小男孩悄声说道。

“她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站在我面前的小男孩用着和他幼稚外表极不相称

的成熟口吻说:“我那一枪只是擦过了她的大腿,在床上休息几天就好了,妃律

师现在正在家里照顾她呢!”

我面前的这个身着蓝西装、红领结,戴着一副大号黑框眼镜的小学男生名字

叫工藤新一。他原本是住在我家隔壁的天才高中生侦探,不过不久前他在追踪一

群身着黑衣的神秘男子不法行动的时候被那群黑衣人暗算,先被打晕,然后被餵

下了一种神秘的毒药,接着他的身体发生了一种奇怪的反应,身体缩小成六、七

岁的孩童模样。

新一的父亲工藤优作是一个著名的侦探小说家,母亲有希子曾经是一个以娇

艳闻名的偶像明星,他们经常在世界上各个国家旅游,很少在日本生活。所以,

身体缩小后的新一就找到了一直做他们家邻居的天才发明家,也就是我阿笠博士

来商量办法。作为看着新一长大的我,出于各种原因,毫不迟疑地成为新一最大

的后盾。

面对那些来路神秘邪恶的黑衣人,我建议新一暂时隐蔽起来,慢慢发掘对手

的秘密。于是他改名叫江户川柯南,作为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暂时寄住在他青梅

竹马的女友毛利兰家里。毛利兰的父亲毛利小五郎是一名前警官,现在是一个私

家侦探,而毛利兰的妈妈妃律师目前正在和毛利小五郎处于分居中。

为了通过小兰的父亲来追查那群给柯南下药的黑衣人的行踪,在我制造的一

些小工具的帮助下,柯南帮助毛利小五郎破获了大量复杂的案件,赢得了“沈睡

小五郎”的名气。比如最近的一次案件,一个调酒师为了报复让他失去味觉并侮

辱他的几个人,制造了一场连续杀人案,连我的屁股上都被那人射了一箭。后来

在追捕犯人的时候,犯人挟持小兰,为了救人,柯南亲手开枪打伤了小兰,最终

还是制服了罪犯。

那个案件结束没几天,柯南就和他的几个小学生伙伴一起来看望屁股上伤势

还没有痊愈的我了。现在正聚在电视机前大呼小叫的玩着我设计的游戏的那三个

小学生就是柯南的伙伴们,又高又胖的那个叫小岛元太,脸上长著麻子有点瘦的

那个叫円谷光彦,个子最矮长相甜美可爱的女孩子叫吉田步美。他们好奇心重,

又爱冒险,帮助柯南也破获了不少案件,经常自称少年侦探团。

“博士,倒是你的伤怎么样了,现在坐着的时候还痛么?”柯南无奈地扫了

一眼沈浸在游戏里的几个孩子,转头问着我。

“好多了,前几天我只敢趴在床上睡觉呢!现在也就是走路还不太方便,医

生说再在伤处换两次药大概就差不多了。”

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几个孩子终于也到了必须回家的时间,还没有玩够

游戏的三个孩子依依不舍的在柯南的催促下告辞离去。

送走几个小孩,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已经憋了好几天了,好不容易屁股上

的伤势好了一点,同时我也找到了可以一个人独处的一段清静的时间。

我一瘸一拐的走到电视机前,退出游戏磁片换进去珍藏在书橱秘格里的好东

西。按下播放键,电视机画面里出现了一个丰乳肥臀、皮肤白皙的艳丽女子正冲

著镜头搔首弄姿。边上一会走过来两个长相丑陋的男子,男人们撕开女人身上少

得可怜的几片薄布,然后三个肉虫缠成一团,“哼哼啊啊”的叫声就那么从电视

里传了出来。

我坐到电视机前,裤子早就脱到脚边,手里握著早就高高昂首朝天的粗大肉

棒打起了手枪。我一向是对自己的天赋本钱很有点自豪的,长年累月的进行各种

科学发明试验,其中也把包括一些对人体有作用的药品和生化的小实验,虽然没

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成果,但是可能由于是某些我还不明白药效,我胯下的兄弟并

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失去生气,现在还可以像十八岁青年的家伙一样坚硬而持

久。

可惜的是我大概是花在实验室的时间太长了,而且我从小就笨嘴拙舌,长相

也不讨好,人又肥胖,这么多年来都一直没有成家,连女朋友也没有交到几次。

幸好我还有五姑娘作伴,而且成年后我的诸多发明里颇有一些被企业高价收购过

去,我总算有时候可以花钱找些援交妹发泄一二。当然,这些东西我都瞒着新一

他们,毕竟一直作为他的长辈朋友在照顾他,这种事情让他知道未免有失尊严。

眼看着我心爱的女优饭岛爱在两个男优的夹击下浪得溃不成军,我的手在阳

棒上也越动越急。正在我那条兄弟上的快感越来越强烈、马上就要进入高潮的时

候,突然背后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响声。

“阿笠博士,你在干什么呢?”随着房门张开,一个甜美幼嫩的声音在我背

后响起。

我只来得及抓起遥控把录影机和电视关掉,已经脱到脚踝的裤子和内裤却来

不及拾起来,而那坚硬如铁的肉棒一时半会也没办法软下去。

“啊,博士,你的那里为什么……”一个个头矮矮的、短黑头发下有着一张

白嫩小脸的女孩子绕过沙发,惊愕地看着赤裸著下身的我,眼光集中在我那暴露

在空气中的阳茎上。

“步美,我……”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原本就嘴笨,现在打飞机的时候竟然

被还在上小学的女孩子撞个正著,只觉得世界在这一瞬间似乎停顿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我的感觉里这似乎像几个世纪一般漫长。

“博士,那是你的伤口吗?”

我:“%$)*#$#@—*%……”

步美家似乎是相当富裕和有教养的一个家庭,对于唯一的六岁掌上明珠,步

美的父母给予了她特别的溺爱和保护,很显然有关男女生理结构方面的知识还没

有传授给她。

就像溺水的人会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一样,我立刻便点头回应道:“是

啊!我的伤口还没好,需要把里面的脓水定期挤出来,不然伤势不但好不了,还

会加重。”

步美“啊”一声轻呼,小手捂住小嘴,乌黑的眼睛圆圆的大睁著:“博士,

你真可怜!”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强暴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