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被虐得高潮不断1

2018-08-12     收藏     申请删除

后来妈妈才明白,这些人都是性变态狂,很会玩弄女人,阿B觉得妈妈是个天生被虐狂,才找来妈妈给山鸡等人玩弄。而妈妈本身也是个淫货、被虐狂,被这伙人淫玩凌辱倒正和她意。于是山鸡、阿B、老粗、大炮、阿牛、大龙规定妈妈不准穿任何衣物,以方便他们淫虐妈妈。妈妈的淫穴和屁眼里时刻塞满了各种东西,有时侯是电动阳具,有时候是黄瓜或是罗卜,还有笔、打火机、手机、玻璃球等等,只要手边能找到的东西,男人们都试着往里塞。玩各种变态性游戏,比如贱母狗舔脚认主人、骚母狗舔屁眼认人,规则和前次一样,只是改成舔脚和屁眼;并叫妈妈伺候他们洗澡,把妈妈的一对大乳房涂满沐浴液,然后让她用乳房为他们擦身子,再用嘴和舌清洁他们的腋下、鸡巴和屁眼,要是伺候得男人们高兴,就在浴室里干她;男人们大便的时候也要妈妈在一旁伺候着,男人一边拉屎,妈妈就跪在男人面前,为男人做口交,完事后还要舔干净男人的屁眼。有时候让妈妈喝一肚子清水,等妈妈憋不住尿出来时用个盆接着妈妈的尿水,让她自己喝下自己的尿或是用这些尿给她脘肠。

这些变态狂甚至把妈妈玩出了乳汁!

原来山鸡曾经做过配药师,得到过一个催淫催乳的配方,还调出了针剂,一针下去,五分钟内就出奶水。

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让妈妈每天喝催乳的中药,过了两天妈妈的大乳房就出现了满涨感,山鸡觉得时机已到,命令妈妈:“跪好,把手背都后面去,烂婊子,今天给这对巨乳玩个爽的。”

“是。”妈妈把手背到身后跪着,大炮把妈妈的手绑住,山鸡拿出两个小针筒,捏著妈妈的乳头笑着说:“贱货,这可是为我们这两颗大木瓜特别调配的,催乳针哦,嘿嘿,很快就有木瓜汁喝了。”

“是……请主人……给大奶子……打针……品尝……我的……木瓜汁吧……”

山鸡和老粗相视一笑,各捏住妈妈一个乳头,把针头分别刺入妈妈的奶孔,将针剂缓缓推入乳房内。而阿B和大龙则找出最大号的电动鸡巴,将它们塞进妈妈早已湿漉漉的淫穴和屁眼里,粗大的假鸡巴直到妈妈的子宫里,阿B打开电源,两只假鸡巴立刻在妈妈的肉洞里剧烈蠕动。这淫妇扭著腰浪声叫着:“啊……

啊……好舒服……啊……小淫穴和……屁眼……都……插满了……唔…

…唔……啊……爽……哦……啊呀……奶子……开始涨了……唔……哦……涨…

…啊……涨起来了……唔……哦……“几个男人开始按摩妈妈的巨乳,让药效发作得更快些。

“嘿嘿,骚货,你看你的奶子,是不是比刚才好看多了?”山鸡淫笑着靠近妈妈,伸出手托起她柔嫩丰满的乳房,一边盯着她的眼睛一边下流的用手轻轻拍着她那熟透了的乳房,发出结实沈闷的“噗噗”声。

妈妈低下头一看,自己一双丰满坚挺的雪白乳房鼓涨了起来,足足比原来大了近一半,两个乳头则惊人地竖立肿胀起来,顶端明显地突起,显出一种湿润的亮光来,那还在刺痛的美丽的乳头上的奶孔亦胀大而张开,里面鲜红欲滴,尤如一朵绽放的红梅。

“哦……不……”妈妈开始感到自己双乳那种令人羞耻的变化,本能地说。她明显感到自己丰满的双乳变得沉重起来,而且感觉到一种令她无比难堪和痛苦的乳涨。乳房也变得异常的敏感,男人的每一下轻微的抚摸,都会让她的身体一阵哆嗦,她羞耻万分地呻吟起来。

山鸡贪婪的用双手罩住妈妈的双峰,又搓又掐又拧,狠狠的蹂躏著。妈妈身体僵硬,紧张地挺著胸脯,两个高耸的乳房明显的颤抖著,山鸡加重了手上的动作,妈妈的乳房抖动的更厉害了,大滴的血顺着乳头流到乳房上,山鸡突然用手指夹住妈妈的两个暗红色鼓胀的乳头,使劲地挤压,几乎将她的两个乳头捏扁了!

“求求你……啊……放了我……呀……不要……疼!”妈妈立刻感觉两个受到针刺的乳头尖锐地疼痛起来,疼痛使得她渐渐涨大的双乳不停抖动,大声惨叫起来。

“看来还挺成功……”山鸡没有理会被自己弄得因痛苦而悲鸣不已的妈妈,他兴奋地自言自语着,松开了蹂躏妈妈双乳的手……

大概是因为妈妈本身就很淫贱的缘故,针剂的药力发作的很快,不一会儿妈妈的双乳就感到空前的满涨感,连乳头都高高地挺立起来,这骚货的乳头竟有近一厘米长!而妈妈的双手被绑,不能自己挤奶,只好哀求男人们给她挤奶汁!

“啊……啊……好……好涨啊……哦……母狗的奶子……啊……要……要爆了……啊……主人……啊……

快……请挤母狗的大奶……啊……啊……唔……啊……求求你……啊……主人……母狗……受不了了……

哦……哦……快……快……挤……母狗……的……木瓜汁……啊……啊……“大龙忍不住抓着妈妈的头发,将大鸡巴塞进妈妈的小嘴里抽送,阿牛也用鸡巴抵著妈妈的脸,叫妈妈帮他打手枪,然后射在她脸和头发上。阿B和大炮控制着假鸡巴继续玩弄妈妈的淫洞,老粗和山鸡各自把手在妈妈饱满的乳房上抚摩,还不时用手指弹弹那尖挺的乳头。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使得妈妈无比兴奋,疯狂地扭著腰肢。妈妈乳房内的乳汁越来越多,细看的话,便可发现小乳孔里已经有少许淫荡的乳汁溢了出来。

妈妈还在苦求着男人们为她挤乳汁,老粗一把揪住妈妈的头发,嘿嘿地笑着说:“骚母狗,你叫我声‘亲爸爸’,我就给你挤奶子,嘿嘿,怎么样?”

其他男人都大声叫好,老粗猛地一掌打在妈妈的大屁股上,妈妈再也忍耐不住,大声叫出来“啊……是…

…亲爸爸……亲亲爸爸……啊……请挤女儿的奶子……啊……““哈哈……”老粗和山鸡大笑着。两人满满握著妈妈的巨乳的手猛地一捏,原本压抑在乳房里的乳汁立刻喷泄而出,竟像男人射精一样喷出一米多长的乳柱,激射在地上!“啊!爸爸!……”妈妈大叫着,乳汁急射和下体的快感一下子达到了高潮,这骚货的下体一片狼籍,缓缓流出一地金黄色骚尿,这种刺激,终于让妈妈失禁了!

妈妈几乎要晕了过去,但这时六个男人却将妈妈翻过来,拔去插在屁眼里的假鸡巴,命她像狗一样翘起屁股,然后轮奸妈妈的屁眼,并用手握著妈妈的乳房继续揉挤,大量的乳汁从乳房里射出来,射得一地都是,于是男人们又要求妈妈用舌头将地上的乳汁、尿液舔干净。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妈妈的屁眼被六个男人不断地轮奸,乳汁像是流不尽似地射出。妈妈只好一边给男人干屁眼,一边被挤出乳汁,一边将地上的乳汁舔干净。当所有男人都满足的时候,妈妈的小屁眼都合不拢了,成了一个黑黑的肉洞,白浊浊的精液从里头流出来,乳头上也尽是白色乳汁,淫荡极了。

从那次之后,妈妈的乳房每天都会分泌大量乳汁,硕大的豪乳中时刻充满了淫荡的乳汁,乳房也因此变得更加丰满而富有弹性,妈妈也更加诱人了。此外山鸡他们还让妈妈羞耻地给动物口交手淫,有狗、有马、有羊,甚至是满身秽物的猪,他们曾让妈妈用乳房给一头猪洗身子,然后让她为这头猪乳交并吞下猪的精液。后来甚至让妈妈这使得妈妈更加淫荡了。

自从由阿B那里回来后,妈妈就变成了我的性奴母狗兼乳牛,由于山鸡的催乳剂的功效,妈妈那一对巨乳就时刻充满了乳汁,只要轻轻一捏她的乳房,甜美淫荡的汁水立即喷射而出,甚至当妈妈性高潮的时候,双乳还会自动流出奶水。妙的是妈妈的乳汁似乎永远都挤不完,一是妈妈巨大的乳房储存的乳汁很多,二来是每挤出一些妈妈的乳房很快又分泌出来补满。当然,我是不会独享美事的,也常常带些同学朋友什么的来共同享用妈妈,此外,我也同意妈妈去参加一些性交派对,或将妈妈卖做妓女给那些变态嫖客淫玩,既满足了妈妈的淫欲,又能赚些零用钱。

一天晚上,妈妈又打扮得像个妓女一样,穿一件紧身上衣,两颗乳头清晰地挺立著,下身穿一件超短裙,短得妈妈只要一弯腰,任何人都能看见她的屁股,然后穿了双高跟鞋就出去了。我知道妈妈又是去参加派对了,便叫上高原和小强一同去观战。

果然妈妈来到一所偏僻的屋子敲了敲门,竟是一个赤著上身的强壮黑人开的门,我听见妈妈叫他“里克”

,还向他道歉自己来晚了。里克看来有些生气地道:“你这个臭婊子,一会儿干到你走不了路!进来。”

妈妈乖乖地低着头走进去,里头响起一片欢呼。我趴在窗上一看,不得了,里头足足有三十个男人,都是黑人,许多人都赤著身子,巨大的肉棒挺得高高的,少说也有二、三十公分,粗得不得了。妈妈的上衣已经被里克脱掉了,两颗大乳房暴露在空气里因为紧张而轻轻颤动着,但紧张也没用,男人们早已走上来,开始把手在妈妈的身上游走,里克则和妈妈热吻著,而妈妈的乳房上、背上、小腹上、屁股上、大腿上都覆蓋着男人们的手,里克把妈妈的超短裙扒下来,妈妈的私处和屁股就露了出来。里克大声说:“这婊子是太想男人干了,竟连内裤都没穿就出来了!”男人们就哈哈大笑着,继续玩弄妈妈的身体。

突然有人用手猛捏妈妈的大乳房,一股乳白色的奶水立刻由乳头上喷射而出,男人们先一愣,然后欢叫起来,争先恐后地上去吸妈妈的奶子,乱作一团。

一个叫吉姆的男人叫道:“兄弟们别慌,咱们先好好消消火儿,给这贱货喂点营养品,然后再喝她的奶来补补身子再上,反正这贱货比乳牛还能产奶,够咱们喝的!对吧贱货?”吉姆轻轻一捏妈妈的脸,问。

“对……”妈妈只好同意,但吉姆并不满足,说:“对什么,我要你亲口说出来,贱货,大声说出来,让大家都听见,快!”吉姆猛地在妈妈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啊!……是……”妈妈先前的一点羞耻都没有了,摸著屁股大声喊:“我是个贱货…我要你们干我…狠狠地干我…干我的骚穴…干我的屁眼…射在我里面!就像是干个妓女一样!然后吸我的奶子,吸干它们!因为我是个贱货……

是个妓女、婊子……我要你们的精液!”

男人们为妈妈的淫荡话语而欢呼起来,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男人首先扶着肉棒上来,命令妈妈道:“你这烂婊子,你想要的肉棒来了!还不快擡高屁股,贱货!”“是……”妈妈顺从地做出母狗性交时的姿势,叉开脚擡起屁股。

那男人在妈妈的大白屁股上拍了几下表示满意,然后就把他的大肉棒猛地插入妈妈的淫穴。另一个黑人这时候也把肉棒放进妈妈的嘴里让妈妈吸吮。被两支肉棒一前一后地奸淫,妈妈就像是烤肉一样,被男人享用着。

“扭屁股,贱货,给我扭动你的屁股!”“啪!”干妈妈淫穴的男人猛地一掌打在妈妈的屁股上,嫩白的大屁股上立刻出现一道红红的巴掌印。“嗯…

…唔”妈妈哼哼一声,开始努力扭动屁股,让男人插得更深入。妈妈淫荡的动作使得在场的人大笑起来,干她的人则一边打她的屁股一边更用力地奸淫她的穴。

直到妈妈的大屁股被打得红起一片,那男人开始射精在妈妈阴道内,他射得很多,足足射了一分钟!然后那人和干妈妈嘴的人换了个位置,把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放在妈妈嘴里让她吸干净。

这时原先干妈妈嘴的人躺在地上,而妈妈则趴在他身上套弄,最后也将精液射入妈妈阴道里。

里克走了上来,用手打开妈妈的双腿,将妈妈刚被奸淫过的骚穴亮出来给大家欣赏。只见妈妈的两片阴唇被干得充血,微微地张著,似乎在欢迎下一位访客,阴道里尽是精液,还有一些流了出来,流在屁眼附近。妈妈胸前的两颗大乳房微微抖著,红紫色的乳晕上还有一些白色乳汁,乳头上还有乳汁在溢出来,显然是被干得高潮流出来的,这使得妈妈看起来像极了人尽可夫的妓女。然后里克大声宣布:“各位准备好了吗,我们的大奶贱货想要精液了!看哪,她的烂穴正向我们打招呼!”

男人们又是一阵欢呼。里克则将肉棒用力插入妈妈充血的淫穴,开始干她。里克的肉棒至少有三十公分长,现在完全吞没在妈妈的淫穴内,比鸡蛋还大的龟头顶入了妈妈娇嫩的子宫口。“啊!”妈妈被这一下猛入干得忍不住叫出声来,我看到妈妈两手抱着里克的背,身子不住颤动,挺立的乳头又开始溢出乳汁,两人交合处,妈妈的两片阴唇紧紧包着里克的鸡巴,还不住地往外冒着粘稠的液体。妈妈又被送上了高潮。

里克乘胜追击,大鸡巴像打桩机似的,一下一下地猛干,每下都深深干进妈妈的子宫内。

“哦……啊……啊……干……到……子宫了……哦……好……深……啊……好……爽……哦……哦……用力……对……再用力些……啊……不行了……

啊……啊……要……要泄了……啊……用力干……啊……我想要……大鸡巴……

插烂我的屄……啊……啊……泄了……泄出来了……啊……啊……”

妈妈的阴唇被插得一翻一翻的,大量的淫水不断地流出来,突然妈妈抱着里克不动了,淫穴一阵抽动,泄出大股淫精来。里克和其他男人都开心地大叫:“看!这个贱货高潮了!”“嘿嘿,流水真多啊!”“比我干过最下贱的妓女还会流水啊!”“干!这种女人应该送到妓院去!让所有人轮奸她!”“应该送去单身汉酒吧,给整个酒吧的男人免费干!”

所有人不断地用最下流的语言来形容妈妈。妈妈改成了趴在里克身上自己扭动的姿势,她不断地高潮,嘴里大声叫着:“哦……噢……用力……啊……

别停下……啊……干我屁股……啊……我还要……一个人来干我的屁眼……啊…

…啊……求你们……快干我的骚屁眼……啊……啊……”

她甚至自己用手拔开肥硕的屁股,将布满菊纹的屁眼暴露在所有男人面前。里克叫道:“嘿,伙计们,这个浪货想被干屁眼了!还等什么!”

一个男人马上挺枪直上,粗长的阴茎直捅入妈妈的屁股眼儿里。这一下干得很深,妈妈吃痛大叫起来,谁知里克竟随手拿起一条不知是谁的内裤塞在妈妈嘴里,让她叫不出声。两个人很有默契地猛插猛干,弄得妈妈高潮连连,像蛇一样在两个强壮男人之间扭动。

其他人也忍不住开始围着妈妈打手枪,也不知多少只手在妈妈娇美的身躯上抚摸,妈妈的双手各握著一根粗大的鸡巴套弄,嘴里的内裤也换成了一根大鸡巴,直插入妈妈喉咙里。这贱货却渐渐适应了这种粗暴的奸淫,闭着眼睛,脸上尽是享受的表情,喉咙里发出母狗发情似的“唔唔”声。

里克和干妈妈屁眼的男人也达到了顶峰,低吼一声,两支鸡巴同时干入妈妈子宫和屁眼深处,开始射精。

妈妈这时也浪哼一声,同时高潮。男人们不等她恢复,又开始新的奸淫。

这次是两个稍矮的黑人上来,两人各自把两根手指插入妈妈的阴道内,然后猛地用力将妈妈肥厚的阴唇向两边分得开开的。两个男人的力气分开一个阴道,后果可想而知。妈妈的阴道开的,足可塞入一个网球还有剩余!

那两个黑人这时相视一笑,两人的大鸡巴并作一起,同时插进妈妈的淫穴!妈妈不由得尖叫起来,阴道里的涨痛使得妈妈汗流满面,豆大的汗珠从妈妈脸上、身上不断地泌出来。干妈妈嘴的男人却不满意了,一把抓着妈妈的长发,拉起妈妈的脸,甩了个清脆的耳光,骂道:“Fuck!贱货,给我好好地含!”

妈妈只好乖乖地继续含弄。干妈妈淫穴的两人这时抓住妈妈的大腿,让它们不能乱动,然后两支大鸡巴大起大落,开始奸淫妈妈的骚穴。同时两人也不放过妈妈的屁眼,其中一个人把两根手指全根没入妈妈的屁眼,不断地扭动。这两人十分默契,两支大鸡巴总是同时干入妈妈阴道深处,剧烈撞击著妈妈的子宫口,使得妈妈那一对巨乳随着身体不停地晃动,晃着晃着,我竟发现妈妈的乳房在不停地流奶汁,奶水因为乳房不住摇晃的缘故向四周飞溅,地上、男人的身上,都溅有不少的奶水。这只贱母狗,竟在两支大鸡巴同时奸淫浪屄的情况下,又达到另一个更猛烈的高潮!

一边的高原和小强都看得热血沸腾,拿着V8猛拍这难得的淫乱景象。

不一会儿,干妈妈嘴的男人忍不住了,吼道:“唔……很爽啊,贱母狗,噢……射了,射了!”

说着拔出鸡巴,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在妈妈娇嫩的脸上。他的精液很多,射得妈妈口里、鼻子里、眼睛上到处都是,像是做了个精液面膜一样!接着那男人把剩余的精液抹在妈妈的长发上,称赞道:“好贱货,口技不错啊!是个职业喇叭手!哈哈……”

然后干妈妈穴的两个黑人也射了,都射在妈妈子宫最深处,再将鸡巴放入妈妈口中清理。男人们干完妈妈后都坐下来交流奸淫妈妈的感受,言语间就像是刚干的是个妓女一样,并继续欣赏其他人接着奸淫妈妈。

其他男人也不会放过妈妈这么个淫贱的美女,他们用各种粗暴下流的方式奸淫著妈妈。有时两支鸡巴一起干妈妈的小屁眼,有时一个人干著妈妈的屁眼,另一个人蹲在妈妈头上边乳交边让妈妈舔屁眼,还有人让妈妈用头发包着他的鸡巴打手枪。

妈妈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的高潮,躺在地上胸口一起一伏的。但她的事情还没完,男人们更不会想放过这么个淫贱美人。男人们尽让妈妈休息了一小会儿,一个叫汉斯的男人就走上来,说道:“起来了贱母狗,喂了你这么多补品,也该到我们补补了!还不快把奶子给洗干净了,好让大家喝奶!”男人们都大笑起来,大叫:“去洗奶子去!”“该喝奶了!母狗!”

里克和几个男人打来小半桶水,给妈妈清洗一下身子。里克揪著妈妈的头发问她:“贱货,之前你答应过什么,没有忘记吧?别让我们兄弟等的不耐烦啊,有你好受的!”

“是……”妈妈无奈地点点头,然后开始清洗自己沾满精液的乳房。屋子里的景象淫乱得到了极点:一个乳房非常丰满的女人赤裸地站在屋子中央,用毛巾沾著水,擦拭那一对令所有男人勃起的巨乳!而三十几个男人围着她指指点点,口里用最肮脏的话谈论著……

“干,洗好没有,这么慢!”有人不耐烦地叫。

“是,好……好了,请……请大家吃……吃奶子……”妈妈已停下擦拭,说。

“我操!你不会说话啊!说得清楚点!”里克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SM用的黑皮鞭,一边骂,一边对着妈妈雪白的大腿抽了一鞭,“啪”一声清脆响声,妈妈的大腿上已经多了一道红红的鞭痕。

“啊!对……对不起,请……请大家……尽量享用……我……我这只淫荡的母狗……的……乳汁……啊…

…我……希望……大家……吸干我的……乳房,因为……我是个……变…变态的……淫…淫乱女人,我…

…我会用……我的乳汁……喂饱各位,让各位……有力气……再来干我……我……我喜欢被大家狠狠地干……““嘿嘿,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你生了这么大的乳房,原来是给干你的人喝奶用的,哈哈……好!贱货,现在你给我跪着,挺起你的大奶子!很好,然后双手举起来抱着头,像是犯人那样!对,母狗,你做的不错。现在给我保持这个姿势,不准乱动,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里克用鞭子在妈妈的双乳上轻轻拍打着说。

“是……”妈妈害怕里克的鞭子,只好乖乖地把手放在脑后,挺起胸前两颗巨乳。让我惊讶的是妈妈的乳头一直是挺立著的,而且比往常还要挺硬,果真是变态的淫乱受虐狂!

这时里克宣布:吃奶大餐开始了!

男人们立刻围了上来,当头的两人分别叼住妈妈两颗奶头,大力吸吮。

他们吸得很用力,发出很大声的“啧啧”声,乳汁大量泻出的快感,使得妈妈的身子不住颤抖,嘴里“唔唔”地呻吟著。“啪!”里克的鞭子又落在妈妈身上:“别弯腰!这样吃奶的人会不舒服,而你!是用来让大家舒服的,懂了吗?”

“啊……是……是……”妈妈又挺起胸脯。这时候已经换了两个人,但是他们同样粗暴,还用手挤压妈妈的乳房,这使妈妈更加兴奋,开始淫叫起来:“哦……好……好爽……啊……用力吸……啊……啊……奶子被大家吸……母狗很……很……舒服……啊……啊……”

这淫荡的画面无疑更加激发了男人的性趣!他们不断地换人,一个比一个吸吮得更猛,很快,还不到一半的人吸完,妈妈的乳房就已经空了。里克这时走上前来,轻托著妈妈的下巴问道:“荡货,奶水没有了大家很不高兴啊。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吧?”

“是……是,我高潮时……就……就会产出大量……奶汁,只……只要一直高潮……奶水……会……不断产出的……”妈妈凄美的声音的说着,身体微微颤抖。里克淫笑着说:“好是好,不过我们没喝够奶,可没有体力干你!用这个怎么样啊?”

里克这时拿出一整套女用淫具:各号电动阳具,电动跳蛋和淫药。

“好……好的,请……请用……这个……让我……高潮吧……”妈妈轻声说。

“哦?好啊!那麽你就照着我说的做吧。先自己把淫药涂到你的贱屄和屁眼里,一定要均匀涂到最深处哦!”里克淫笑着,说。

这时我看见妈妈听话地拿起药膏,左手将两片沾满淫液的阴唇分得开开的,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粒充血涨大的阴核轻轻跳动着。妈妈的右手手指刮起一大块淫膏,把手指探入阴道涂抹起来,妈妈也因为涂抹时的摩擦而轻轻呻吟,然后又再刮一块,再伸进去……不用一会儿妈妈的淫穴里就沾满了黄色淫膏。里克这时指了指妈妈的屁股,示意该到屁眼了。妈妈哀怨地看了看里克,却也只好照做。

只见她换成两腿分开跪在地上的姿势,屁股高翘著,将布满淫膏的手指探入屁眼……在场的男人们看得都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娇媚的女人竟做出如此下流的事来!

“嗯,你做得不错嘛,母狗。现在,该到这些跳蛋了!贱货听好了,我要你把跳蛋先涂上淫膏,再放进烂屄里去!一个一个地放,直到我说停为止!”

里克又下了命令。

“好,好的……”妈妈乖乖地回答,然后照着里克的话往自己的小穴里塞电动跳蛋,一颗……两颗……三颗……里克和其他男人欣赏著妈妈的下流秀,直到妈妈的小穴里塞入了十七颗跳蛋,整个骚穴都被塞得满满的,里克才叫停。

这时妈妈的身子因为春药的关系已经开始颤抖,鼻子里发出哼哼声。里克又指了指最粗最长的电动阳具,说:“把这个塞进屁眼里去!烂婊子。”

“啊……可……可是,我……我已经……塞进……十七个……”妈妈哀求着。

“啪!”里克没等她说完,鞭子已经抽在妈妈大腿上。一道红红的鞭痕立刻出现,里克道:“烂婊子!你最好乖乖地做!难道你想我帮你塞吗?”

“啊!啊……不……不要打我……我……我塞……我塞……呜呜呜……”

妈妈无奈地说着。只好拿起那粗大的电动阳具,对着自己的屁眼塞入。那电动阳具上布满了一粒粒突起的硬颗粒,妈妈在塞入的时候痛苦得泪水都流了出来,而男人们则看得哈哈大笑。可是因为那东西实在太大,好不容易才勉强塞入二分之一,这可不太让人满意,一个黑人走上来骂道:“干!慢慢吞吞的,我来!”说着一手按住妈妈,握著电动阳具末端猛地用力,竟一下子全部插进了妈妈屁眼!

“啊……啊……”妈妈的身体剧烈扭动着,几个男人立刻抓住她的手脚,里克打开开关,跳蛋和阳具激烈震动起来,“啊……啊……涨……涨啊……要裂开了……啊……啊……停……停止……哦……好……好难受……啊……哦……哦……”

妈妈的叫声竟然越来越媚,乳房也开始重新变得饱满,乳头勃起了足有一厘米!淫药和淫具又唤起了妈妈淫荡的变态被虐狂本质,里克从妈妈身后伸手轻托著妈妈的乳房,手指在乳房乳头上不停游走,妈妈淫叫声又大起来了,身子也突然剧烈颤抖。这贱货,竟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潮了!里克手指在妈妈的乳头上稍一用力,浓白的乳汁立刻喷射出来。

“好了!兄弟们,我们的大奶母狗喂奶的时间又到了!”男人们都等了许久,闻言立刻有两个人抢先吸住了妈妈的双乳。

“唔……啊……啊……好……好舒服……啊……用力……用力吸……啊……啊……吸干我的奶子……哦…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妈妈的乳房一直被男人们不停地吮吸,而由于跳蛋和电动阳具的缘故,妈妈的高潮一个接一个不停地来,所以奶汁也不断产出,在场的男人都吸到够本才停止。然后又是一轮粗暴的奸淫!

每个男人少说射了两三次,妈妈满身布满了精液,男人们还在她身上拉尿,并令她舔食地上的尿液精液等秽物。妈妈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多了,衣服被男人们拿走,妈妈只好一丝不挂地走回来。第二天我发现妈妈累得睡在门口,身上的精液凝固了,淫穴和屁眼里竟还插著跳蛋和电动阳具,还在“嗡嗡”

地扭动,淫荡无比……

“啊,啊……射……射出来了……”几个略带稚气的声音叫着。

“呜……射……射进来……啊……射在阿姨身体里……啊……啊……好……好舒服……”这是妈妈的叫声。我刚回到家就听见这种声音,于是趴到窗台上往里看,原来如此。我会心地笑了笑。

房间里,妈妈正跪在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上除了黑色的长丝袜以及脖子上的皮项圈以外一丝不挂,两颗乳头尖挺著,还有奶汁溢出来。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揪住妈妈的头发让妈妈为他口交,另一个也只有十一二岁的男孩则从背后干妈妈的屁眼,还有三个孩子,都不过十一二岁,围在旁边一边观看一边用手玩弄妈妈的乳房。妈妈的身上、脸上、头发上已经有不少精液,屁股上还有鞭痕,很明显这五个小男孩已经在妈妈身上蹂躏过一番了。

“射出来了!”干妈妈嘴的男孩呻吟一声,接着把精液射在妈妈嘴里。

又过了不一会,插妈妈屁眼的孩子也射精了,直接射在妈妈屁眼深处。然后两个孩子都把沾著精液的肉棒放入妈妈嘴里,让她舔食干净。

“好了,大奶母狗阿姨,你还真够淫贱的啊!现在,我们来玩个有趣的游戏哦。这个游戏叫——大奶母狗喷粪球,哈哈,我们开始吧!”一个看起来年纪最大的孩子说。说完,另一个孩子立刻走上来牵起妈妈项圈上的绳子,像牵狗一样将妈妈牵往浴室。妈妈的脸上微微露出恐惧的表情,但究竟不敢反抗,乖乖地跟着那孩子向浴室爬去,妈妈已经渐渐适应逆来顺受了。其他孩子说笑着,不时用皮鞭抽打妈妈高翘的臀部,命令她加大屁股扭动的幅度。

我当然也到浴室那边窗口继续观看。这浴室是妈妈专用的,所以我特地设计成由几面大镜子围绕着,任何一个角度都可以从外面看得清清楚楚,好让其他色狼偷窥妈妈。所以现在我将浴室内的景象看得很清楚。

妈妈这时已经被牵进浴室里,几个男孩子围在妈妈身边。“好了,母狗阿姨,把手扶在浴缸边上,把屁股翘起来,快点!翘高一点!”年纪最大的孩子命令道。

“是……”妈妈乖乖地照做,“请……请问主人……这个姿势……您满意吗?”

“哈哈……很好,很满意。看来你很期待吧,母狗?看这肥屁股翘得多高啊。”那孩子抚摩著妈妈的屁股说。

“嗯……是……我……我很期待……期待主人……玩弄我……”

“好!那就开始吧!乖乖不准动哦。”那孩子一声令下,一个孩子马上拿来一条粗长的水管,将一头塞进妈妈屁眼里。“唔……”妈妈只轻轻哼了一声,看来她已经很适应这东西了。孩子们将水管另一头接上水喉,大孩子一点头,水喉被打开了,冰凉的水立刻开始往妈妈屁眼里灌。

“嗯……唔……唔……唔……”开始时妈妈还忍得住,但是过了一会儿,妈妈就开始痛苦地呻吟起来了:“哦……受不了了……啊……好涨……啊……求求你……小勇……啊……阿姨……的屁股……涨开了……

啊……啊……停……停止吧……啊……“那个叫小勇的孩子和几个孩子一起边看着妈妈的可怜样边说笑,直到妈妈的肚子开始渐渐涨大,最后竟像个孕妇一样,肚子鼓鼓的装满了水,小勇才叫停。这时候的妈妈已经像是怀了六七月大的孩子的孕妇了。

小勇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说:“游戏开始了!你要忍住哦。”

说着小勇拔出水管,叫两个孩子按住妈妈,又拿出十几个蛋黄大的玻璃球,开始往妈妈的屁眼里塞入!其他孩子则在旁边大声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就这样妈妈充满水的屁眼里又塞下了十五个玻璃球!

“呵呵,好大的屁眼啊!塞得下十五个球呢,那麽,现在要把这些球用力拉出来哦。”小勇笑道。

几个孩子抓住妈妈将她翻过来,鼓鼓的肚子朝上仰著,屁股对着一块空着的地方(浴室很大)。小勇和另一个孩子笑着走过来,把手在妈妈的肚子上抚摩著:“嘿嘿,像是怀着小娃娃呢……”妈妈表情惊恐地叫道:“不……不要…

…小勇……小刚……我……我自己拉……自己拉出来……”

“十五个球啊,很多的,我们来帮你吧,哈哈……”说着,两人的手同时用力,往下按妈妈的肚子。

“啊!啊……”只听妈妈一声惨叫,褐黄色的粪便混合著水,带着玻璃球从妈妈的屁眼喷射出来,“啵∼噗,啪啪……”十五颗小球竟被这力道全部射到墙壁上弹下来,而妈妈也已经屎尿失禁,粪便尿液射了一浴室!真是太刺激了!

男孩们都看呆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神来。“好……好了……请……

请放过我吧……”妈妈整个人软在地上,有力无气地说。

“不,这里被你搞得很脏啊,要清扫哦。”小勇笑着说。妈妈喘着气轻轻地说:“我……我再来打扫吧…

…不……不用帮忙了……““呵呵,你的家当然要你自己清理啦,不过我们要监督你哦。好了,现在你把这里大便什么的都用舌头清理干净!快点,还有玻璃球也被你弄脏了,也要一并舔干净!”小勇命令道。

“啊……什么……要……要用舌头……”妈妈哀怨地说。

“当然啦,母狗只能用舌头啊,再说像你这种下贱的母狗一定最喜欢吃大便吧?要都吃下去哦,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找我们要,我们会慷慨地赏赐给你的!”小勇刚说完,男孩子们都大笑起来,嚷嚷着让妈妈吃大便。

“是……是,我……我喜欢……吃大便……”我听到妈妈这么回答。然后妈妈无奈地爬在地上,当着那些孩子们的面将污秽的粪便慢慢舔食干净……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6});

(adsbyjuicy = window.adsbyjuicy || []).push({'adzone':675268});

家庭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