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三妻

2016-06-07     检举     收藏

林宏伟自幼父母双亡,被孤儿院收养长大,所以自小就养成刻苦耐劳的独立个性,从读国中开始,就半工半读的完成大学的学业,现任职一家**大企业公司,担任有关英文业务之处理事项,生活尚称糊口,在这个工商业发达,到处都是竞争的对手,职少人多,人浮于世的社会中,能求得一职,也算是幸运儿了。若无人事背景,别说升迁加薪,稍有不慎,可能就被老板炒鱿鱼了,因为每年都有数万的大学毕业生,尚徘徊在就业的大门外,翘首等待着这万余元的工作呢!故此林宏伟竞竞业业默默的工作,知道钱是人的第二生命。

每月的薪资除了房租及伙食外,所剩下来已寥寥无几,为了开源节流,不得不去找一份晚间的兼差,多赚点钱,蓄存起来,日后也好成家立业。阅读报章人事栏刊载──‘诚征家教:须大学毕业,家教一位,指导高中学生英、数两门功课,意者请于明天上午十至十二时,驾临**路**号胡太太洽谈。’

林宏伟一看征请家教的**路,乃是本市高级的黄金地段,若非大商富贵、有钱的人仕,哪里买得起这个地段的房子。于是请了一天事假,第二天一早骑着机车,到达该址**路,原来该地段都是两层楼的花园洋房,找到**号下得机车,一看手表,刚好十点正,于是伸手按动电铃。对讲机里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问道:“是那一位∼∼”

“我是来应征家教的。”

“嗯!请进!”

“拍!”

的一声!铁门的自动锁开了,又听“拍!”

的一声,雕花的大铜门也自动打开了。林宏伟脱掉皮鞋、换穿拖鞋,走进客厅一看,“哇!”

好大的富丽堂皇的客厅,全是进口的高级家具,若以自己目前的薪水来讲,别说是花园洋房,光想买这些高级进口的家具,就是不吃不喝,也得干它个十年八年。正在自思自想时,由内室姗姗走出一位中年美妇来。林宏伟一见,急忙鞠躬致意:“胡太太,我是来应征贵府家教的。”

中年美妇娇声说道:“别客气!请坐!”

二人分宾主面对面的坐落在那高级的沙发上,中年美妇的一双美眸凝视了林宏伟一遍后,芳心一阵激荡,好一位风流惆傥、英俊潇洒、健硕高壮的年轻小伙子,不觉芳心顿起一片涟漪,粉脸羞红发烫,春心动荡,小肥屄里面骚痒起来,而湿濡濡的淫水毫不自禁的潺潺流了出来,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林宏伟也被眼前这位中年美妇的美色,看得口瞪口呆。……待续她那羞赧半参的姣美粉脸,白中透红,微翘艳红的樱唇,高挺肥大的乳房,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在不停的颤抖著,肌肤雪白细嫩,丰满性感的胴体,累紧包在那件浅绿半透明的洋装内,隐若可以看到那凸凹分明的曲线,和乳罩及三角裤,尤其她那一对黑白分明,水汪汪的大媚眼,最为迷人,每在转动的时候,似乎里面含着一团火一样,钩人心魂,那般成熟娇媚、徐娘风韵的媚态,直看得林宏伟神魂颠倒,忘记是来应征的。

胡太太被他看得脸泛桃花,芳心不停的跳耀,呼吸也急促起来,知道眼前这位漂亮标致的小伙子,被自己的美艳、性感成熟的风韵,迷得神魂颠倒,而想入非非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胡太太先打开了僵局而娇滴滴的问道:“请问!先生你贵姓大名。”

林宏伟被她这一问才从痴迷中回过神来:“哦!哦!敝姓林,草字宏伟。”

“嗯!林先生现在是否有所高就,府上还有些什么人?”

“我目前在**大企业公司担任有关英文外贸业务等事项的处理,协助外贸部经埋拓展国外市场之工作。我从小父母双亡!是有孤儿院长大的,读中学和大学是在半工半读的艰辛困苦中的环境之下,熬出来的,我现在是单身一人。”

“哦!林先生你真了不起,能在艰苦的环境磨练中而出人头地真使我钦佩,请你把学历证件给我看看好嘛?”

林宏伟把证明文件、双手呈递过去,胡太太伸出一双雪白粉嫩而涂满艳红指甲油的玉手接了过去仔细地阅览一阵,抬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媚眼望着林宏伟,展眉一笑娇声道:“林先生原来是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真是失敬得很!”

“那里!那里!谢谢胡太太的夸奖,我真不好意思,请问胡太太府上是那位少爷或小姐要补习呢?”

“是我家那个宝贝儿子,都读高二了还是贪玩不用功,我和他爸爸怕他考不上大学,所以请位家庭老师给他早点指导,他也好早作准备,预计以这两年的时间来完成英文和数学两门主课,时间是每晚七时至九时,每星期一、三、五教英文,二、四、六教数学。林先生既然没有冢人,晚饭就在舍下吃吧!至于薪水暂时给你一万五千元,不知林先生意下如何?”

…..待续这样好的条件林宏伟当然是欣然应允。“那就这样说定了,林先生明天下班后,就来舍下吃晚饭,开始吧!”

林宏伟到胡家任家教转眼半个月多了,对胡家的情形大致上已了解不少,被教导的学生胡志明,使用恩、威并施的手法,已将他渐渐导上正途,很用心的读书做功课了。在胡志明的口中知道他老爸是***大公司的董事长,五十多岁,人还蛮和气的,但是为了交际应酬,很少回家共进晚餐,有时一星期都不回家住宿,听说是在外面和小老婆同宿,他父母为了此事,时常吵闹。

胡太太四十出头,偶而外出打打牌以外,每晚一定回家督促儿子的功课,家事及烧饭等杂务雇用一位欧巴桑来处理,早上来晚餐后洗好碗盘和整理好厨房就回家去了。其姐胡惠珍在**大学就读一年级,平日都住宿在学校的宿含里,星期六才回家,星朗日下午再返回学校。

实际的讲起来,胡家每晚在家中睡觉者,只有她母子二人而已,偌大的一栋两层花园洋房,显得空荡荡而毫无生气。

林宏伟心中暗自思忖,胡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富豪而安祥的家庭,其实内部含有很多的问题,其中缘因:第一胡董事长似乎巳嫌弃自己的太太,已到中年显出年老色衰,对她已不感性趣,而在外面另筑香巢,金屋藏娇,所以不太愿意回家,避免和太太争吵。

第二胡太太虽然四十出头,平时保养得法,再加上生活富裕,养尊处优,其姿色秀丽、皮肤细嫩洁白、风情万千,犹如卅左右之少妇,卅如狼、四十如虎之妇人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颠峰状态,正是欲念鼎盛之饥渴的年华,若每晚都处在独守空闺、孤枕难眠的性饥渴岁月中,是多么的寂寞和痛苦呢?

第三其女胡惠珍生得和她母亲一模一样,年华二十,丰满成熟,乳大臀肥,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看她的举止行动,新潮而热情浪漫,观看她的身材已经早非处女之身了。平日在校住宿,其私生活的交往情形,连她的父母都不知道。第四其子胡志明是个十足的公子哥儿,贫玩又不爱读书,这一个月来,虽被林宏伟教导已渐上正途,很用心的读书做功课,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好玩好动的个性也还是改不了,偶而他母亲的牌局未打完尚没回家,就要求林宏伟放他一马,今晚休课让他好溜出外面玩一会。

严格的讲起来胡家的四位,都有着各人小天地,外表看起来不错,里内确是个不太和谐的一个家庭。林宏伟想想自己也觉得好笑,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人的家庭是否和谐,和你有什么相干,不管怎么样人家总是亲生父母和子女,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只要胡家每月不少你的补习费,就成了,学生既然不愿读书,你也落得偷闲一下,何乐而不为呢?转瞬林宏伟到胡家任家庭教师快三个月了,与胡太太斯混熟了也比较亲近多了,互相就毫无拘束感了。

其实在这三个月中间,胡太太每晚独眠时,脑海中和芳心里,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林宏伟他那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健壮挺拔、神彩奕奕的美男子,年轻力壮的可人儿,当他第一天来应征家教时,自己的一颗芳心,就被他那英俊挺拔的俏模样深深的吸引得魂飞魄散、春情激荡,私处毫无来由的骚痒起来,淫水都泛滥成灾地流出来了。本早想勾引他来解除自己的性苦闷,但是又怕他嫌自己已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了,又怕被丈夫儿女知道就难以为人妻、为人母了。再一想起丈夫如今有钱又有地位,早就把我这个糟糠之妻,当成人老珠黄的黄脸婆一样看待而一脚踢开在外面金屋藏娇,使自己好像守活寡一样,冷落在一边,过着孤独苦闷、饥渴难忍的日子,“哼!你既无情,我就无义,你能养小情妇,我就能养小丈夫,何必为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丈夫守活寡?”

一来是要报复报复,二来也落得爽快爽快。胡太太下定决心之后,就展开勾引林宏伟的行动了!…待续其实胡太太每晚都在一边幻想着林宏伟和她做爱交媾,一边在手淫自慰,早已无法压抑那熊熊燃烧的欲焰,若是再没有甘霖普降,来滋润她的身心,她真会被那熊熊的欲火,烧成一团灰烬啦!所以她早就在想勾引他来为自己解决饥渴难耐的欲火了。常言道‘男想女,隔重山;女想男,隔层纸。’诸君想想看,隔重山去追女人,是多难又多累;隔层纸去追男人,易如点火抽香烟那麾快,一点就烧着了,您说,对吗?

某天晚上九时过后,林宏伟补完了胡志明的功课,刚走到花园的大铁门时胡太太也跟了出来,拉了林宏伟的手,走到暗处,附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林老师,明晚你下了班后不要来替志明补习功课,请你按照我纸条上所写的地址等我一同晚餐,我有很多的话要对你讲,你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志明那里我会安排的!”

说罢塞了一张纸条到他手中,返身走回客厅,关上雕花的大铜门。林宏伟怀着一颗不安的心情,回到了住处,心想该不是志明的功课没有教导得太进步,而被辞掉该职吧!他想了一阵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去想它了,在口袋中拿出胡太太给她的纸条一看:‘林老师:自你来我家与小儿补习功课以后,现在他已大有进涉,真谢谢你的教导有方,明晚请你下班后,直接到**餐厅来,我要好好的请请你,并且还有许多心里的话,要向你倾诉,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愉快欢乐的晚上,别使我失望,更别使我有兴而来,败兴而归。并祝你我今晚都有一个美好的梦境!晚安!郭雅萍 上 *月*日’…..待续于是林宏伟第二天下班后,兴冲冲的直到**餐厅去等她。不一会,胡太太玉驾姗姗而来。“嗨!”

“嗨!”

二人打了个别招呼。“胡太太!请坐!”

“嗯!谢谢!”

林宏伟礼貌的站了起来,拉开椅子请她坐下。“林老师!你喜欢吃什么菜、喝什么酒,请你点吧!”

“不瞒胡太太说,我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是吃尽千辛万苦,说一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我活到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进这么高级豪华的餐厅呢?更何况我也化不起这个钱来吃这样昂贵的酒菜,请你别笑我寒酸,请你多多的原谅!还是请你点吧!我是个不挑嘴的人,什么东西都吃的。”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啦!”

于是胡太太点了好几样该餐厅的名菜,再叫了一瓶葡萄美酒,不一会酒菜送到,二人开始慢斟浅酌,边吃边聊起来。“林老师!我先敬你一杯,谢谢你对志明的教导。”

“谢谢你!胡太太,这是我分内应该尽的责任,你这样地客气真使我惭愧,若教导不好才真是误人子弟呢?”

“哪里的话,林老师不但学识好、人品也好,怎会误人子弟呢?你才真是太客气啦!”

“谢谢你的夸奖,真是愧不敢当。”

“好了!我们别尽谈客气话了,谈谈别的吧!”

“好的!”

“林老师!你到我家任教快两个月啦,对我家中的情况我想你也大概了解不少,我的丈夫于今喜新厌旧,在外面金屋藏娇,把我当做黄睑婆一样的看待,当年死缠活赖的追我,我本来对他无甚好感,但是经不起他一再的追缠,最后被他真情感动而答应他的求婚,现在想起来,人呀真是个奇怪的动物,当某人对你百般体贴时,你会以为他是真心的在爱你……”

“你丈夫不是真心爱你,你才嫁给他的吗?”

“才不是呢!”

“那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的目地是看中我父亲的财产,再说,我又是个独生女,将来父亲死后,我就是遗产的继承人,他有今天的地位和财产,都是靠我父亲的遗产来资助他成功的。”

“啊!那你嫁给他以后,应该是很幸福美满的吧?”

“哼!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结婚五年后,他就开始对我厌倦了,男人只会珍惜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对女人也是一样,一但得到手啦,就不希罕珍贵了。”

“那可不能一概而论啊!有很多的夫妻不都是白头到老吗?”

“那只是看外表而已,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对夫妻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过完一生的。”

“那我就不知道啦,因为我还没有娶太太嘛!”

“所以说嘛!你还没有娶妻,当然不了解其中之情形啦!他嫌我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身材曲线不能比美年轻的少女,生了厌倦之心,开始在外冶游,美其名说是为了生意上的交际应酬,留连在歌舞酒榭之中,夜夜去狂欢作乐,置家中妻子儿女不顾,高兴了就回家一次,那有把这个家当是他的家,简直比饭馆旅社还不如。”

“嗯!胡太太!恕我不应该的说一句,你的先生也太不像话了。”

“你说得对,他是太不像话了,我和他一直貌合神离到现在,我是为了那两个孩子而活的,我每天除了去打打牌,来消磨时间外,就是待在家里,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别人也许认为我既富有,又幸福,事实上我……”

停顿一下再说道:“算了!我怎么尽和林老师讲这些无聊的事呢?”

“没关系,胡太太,承蒙你既然看得杷我,就把你搁在心中多年的郁闷,倾吐出来,这样比较轻松得多了。”

“你不会觉得陪我这么一位小老太婆在一起吃饭喝酒,而感到厌烦和不相称吗?”

“怎么会呢?你不要自称是小老太婆,其实你看起来顶多像一位卅左右的少妇,那样娇艳美丽啦!和你在一起共聚我觉得非常的快乐,尤其你能给予我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啊!是一种什么样的亲切感呢?”

胡太太粉脸娇红的急声问我。“这里人太多了不方便说,等一下只有我们两人在一起时,我再对你说,暂时保秘,怎么样。”

林宏伟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林宏伟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她已春心激荡,而故意先用一套欲擒故纵的手法,来撩拨她的情欲高涨后,让她来勾引自己、而自动的投怀送抱,这样才能俘掳住她、掌握住她,听命如我,到时候就可以欲所欲为,欲取欲求了。“你呀!故意的卖关子来逗人家,看不出你这个人还蛮风趣嘛!”

“胡太太!我要遵照你的懿旨,今晚决不使你失望,让你过一个欢乐愉快的晚上,更要使你有兴而来,乘兴而归,并且回味无穷、终身难忘的今夜,所以我就先来卖个关子,那才有神秘感加刺激感嘛!”

“哈哈!我又不是什么皇后,那来的什么懿旨,你真是幽默风趣,那只不过是一张纸条而矣!”

“美人儿的字条就是懿旨,那一个男人敢不遵旨照办,但不知我心目中的美人儿、美娇娘,要我于何和你共渡今夜这良辰美景,而能使你欢乐愉快呢?”

“因为我实在是寂寞怕了,我的丈夫对我太冷淡了,使我的身心每天都在空虚和寂寞中度过,我真不知道活在这个世界上,倒底为了什么?我尽心尽意的侍候他、扶助他,使他有了今天这个局面,而他回报给我的确是空虚、寂寞和无聊的日子。宏伟!这就是我心里的许多话,要来向你倾诉的,你可知道?自从你来我家应征的那一天,当我见到你的那一刹那时,使我全身震荡,心神激动而使我多年来古井无波的心田,升起阵阵涟漪,我真被你那英俊挺拔的仪表迷惑住了,连……连……我那……那个……”

她娇羞满面的再也讲不下去了。“连你那个什么……你怎么不继续的说下去呢?我的美娇娘。”

“你别羞我嘛!这里这么多人,我……我不好意思说嘛!”

“好吧!找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只有你我二人在一起,你再讲给我听,好吗?”

胡太太的媚眼飘了我一下,娇羞地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嗯”

了一声算是答复。宏伟又附耳问道:“美人儿,是去开房间呢?还是到我租住的公寓。”

她娇羞的轻轻细语道:“不要去开房间,我怕被熟人或是我丈夫的朋友看见了。就到你住的公寓去吧!比较安全些。”

在郎有心、妾有意之下,于是二人便坐上计程车,直驶到宏伟租住的公寓而去。进到公寓宏伟锁好大门后,刚刚返身时,胡太太急忙伸开她两条浑圆粉嫩的手臂,一把紧紧搂住宏伟,火辣辣的吻着他的嘴唇,把条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二人是又吸又吮又搅的不停亲吻著,而胡太太把她那丰腴的胴体,肥大饱满的一双乳房、紧贴在宏伟健壮的胸膛上,不停的揉擦著,下体的三角地段,也一挺一挺的在磨擦宏伟的大鸡巴,嘴里“嗯、嗯”

的呻吟著。林宏伟还真想不到,一个女人在她的情欲冲动时,竟然是如此的凶猛狂野,好像要噬人而食的野兽一样,真印证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二人经过一阵数分钟火辣辣热吻之后,才把嘴唇分开。“呼!”

林宏伟喘了一口大气而道:“胡太太!你真疯狂真热情,这一阵长吻,差点都让你把我快闷死了。”

……待续 “宏伟!我亲爱的小宝贝!你不知道我爱你都爱得快发狂了,总算今晚能让我得愿以偿了,当然要好好的吻你一顿,以解我对你的思念之苦。小宝贝!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不但使我心跳气促,连我那个小屄都痒得流出淫水啦!你可知你那男性的魅力有多大啊!真不知道你迷死过多少女人呢?心肝宝贝!我要是年轻二十岁的话,一定非你不嫁,可惜我现在快老了,再怎么样爱你,也无济于事了。”

林宏伟将她抱了起来进入房间,二人坐在床边说道:“胡太太!不瞒你说, 因为和别人的环境不同,半工半读,在那艰辛困苦中一心一意的求学和做工,不但没有时间而且也没有闲钱去交女朋友!今晚澴是我活到二十六岁,第一次和女人如此的亲蜜在拥抱亲吻呢?”

“哇!这样说起来,你还是处男啦!”

“是不是我也搞不清楚,一来我没有交过女朋友,那里能让我享受到性爱的滋味呢?二来风尘中的女人,不但没有感情,也毫无乐趣可言,万一得了性病,那才害死人呢!还会遗害子孙,可是我是个年轻力壮的少年人,生理上的需要是在所难免的,所以有时候实在忍受不了时,只好用手淫来自慰,胡太太你说我是否还是处男呢?”

“我的小乖乖,你当然还是处男嘛!听你讲得我心里都酸痛,你吃了这么多的苦头,以后让我来好好照顾你,安慰你吧!”

“胡太太!为什么刚才在餐厅里,我要卖个关子,不愿意说出和你共聚在一起时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呢?”

“那是什么原因呢?小宝贝!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快点说出来嘛!我的小乖乖。”